缪可馨已逝,我能做点什么?5个办法

同样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半天之内香消玉殒,心里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但事情已经发生,如何避免,如何杜绝,如果自己的孩子遇到了类似的事情要怎么办?这些问题值得反思。

  1. 要让孩子有“反观自己情绪”的能力,感受到体内的情绪的时候,要和“它”相伴,并慢慢学会化解。这种能力很难短时间熟练掌握并运用自如,还是要家长在日常生活中注重培养积累,以身作则。这点比较难,分解说下:第一步:识别情绪。可以用情景教育的方式,在家长或孩子出现情绪的时候,利用其做教材,让孩子感受到,有了情绪的人会怎样,有什么表现,心里有什么感觉,身体上有什么反应。这样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不断训练,让孩子能够判断“自己有情绪了”以及“别人有情绪了”。第二步:控制边界。有了情绪之后,需要释放和发泄。家长要引导孩子释放和发泄的边界在哪里。因为孩子还比较小,复杂的概念和冗长的说教孩子不容易理解,短期内很难见效。直接控制边界,告诉他们那些话绝对不能说,那些事情绝对不能做。如果一定要说要做的话,要提前跟爸爸妈妈说,征得父母的同意之后,再说再做。这样,孩子的脑海中会在“产生情绪-发泄”中间加上自己的判断,变成“产生情绪-判断是否超出边界-如果超出告诉父母-发泄”,在真正出现情绪扩大化事态之前,加了一层缓冲。边界的判断来自于父母,不再赘述。担心孩子过分被父母包办的话题,要家长自行控制尺度,另行讨论,不再赘述。第三步:释放情绪。建议可以和孩子间设定几种固定的释放情绪的方法。比如第一级的情绪,贴一朵小花;第二级的情绪,吃一颗西蓝花;第三级的情绪,在楼下跑一圈等,正面积极的方式消解情绪。

    第四步:反思情绪。每一次孩子产生情绪发脾气,都是一个极好的教育窗口。在情绪过后,父母和孩子共同反思,为什么会产生情绪?当时做的合适吗?下一次遇到了怎么做(就像本文一样)?这样日积月累,孩子的能力边界不知不觉间扩大了。

    知易行难,大人有的时候都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更何况孩子!任重道远,各位父母要重视。

  2. 平时要让孩子接受“挫折教育”,人为制造一些挫折,并和孩子共同分析探讨,遇到挫折了怎么想,怎么办,边界在哪里,绝对不能做什么。这种教育在2岁左右孩子有了性格的时候,就要不断打磨纠正,永无止境。
  3. 让孩子有“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轻视”的思想。学习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要认真对待每一次考试,每一次作文。但是也不要“过分”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这次失败了,找到差距,弥补起来,下次不再犯就好。老师批评,是谁都避免不了的事情,每个人都经历过。即便是全班全校乃至全国最好的小朋友,也都被老师批评(如果明星学生从来都没有被批评过,做老师的要反思)。所以,不要太在意,吸取教训,下次做得更好。
  4. 平时和老师保持良好的互动,从“只是公对公”的僵硬关系,转变为“可以没有禁忌的说点什么”的朋友关系。具体怎么做,分人、分老师,不再赘述。
  5. 家长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也要做点什么,不能把超出孩子能承受的压力留在孩子身上。比如,知道老师在办补习班,大部分家长的做法肯定是犬儒的参加。如果你不想参加,孩子就会暴露在老师的聚光灯下,老师无论再伟大,面子还是要的。今天你不参加,明天他不参加,我这班还办不办?钱还赚不赚?所以,这种事情可以多考虑几步,想象一下老师树立威信会拿谁作典型,枪打哪个出头鸟。依此判断,不参加的话,可考虑治本。具体怎么做,不再赘述。(只针对本案,老师大多数还是为人师表的)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的三重境界

听王菲的老歌,窦靖童刚出世,林夕还处于“为了押韵不择手段”的年代。忽感于此:

第一重:因为你快乐,所以我也感到快乐。字面意思,看山是山。

第二重:我想快乐,所以让你快乐。强迫的爱,发心可能是好的,但是却有点变态,悲剧。

第三重:怎样真正的双向/多向的“互乐”呢?就要达成共识,并且需要一整套机制/制度/流程/环境,形成可控的正反馈机制。即施予者和授予者都接纳并认同“互乐”,并且维护这种互乐的关系。

这才是真正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而不是“让我来重蹈你覆辙”。

什么是窄门?又一则

耶稣说,要进窄门,什么是窄门?

我的理解,就是自律和爱。

自律帮我们克服惰性,脱离大众“轮回”,成为自己;爱让我们拓展认知边界,包容、敬畏并且坚韧不拔。

看《猎人》想到的,刚的父亲就是代表,富坚义博厉害。

详见:知乎上的讨论

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

孩子所在的幼儿园请了朱泽华老师来做讲座,觉得挺有帮助。特笔记如下:

当前孩子面对的问题和我们上一代不一样

当前孩子作业量大、节奏快,所以压力大

作业拖拉:其实是孩子的一种对抗,她没有力量反抗你,只能通过拖拉来对抗

这是一种情绪管理能力,在孩子6岁之前就会出现

这一代孩子和我们上一代不一样

我们上一代是散养,简单粗暴,这一代是武装到牙齿。

我们上一代是物质短缺,追求温饱、安全,现在的小孩物资富足,追求自我实现

所以,我们用长辈的方式教导我们的小孩,是不行的

现在的小孩,更要注重发展其内在动力,要做规矩,遇到压力要经受得住(抗压能力)

在6岁前就要培养

要传授学习的方法、学习态度、学习能力和情绪管理

来适应学校、适应社会、适应环境

Continue reading "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

呼吁为毛玉国捐款

听说毛玉国得了白血病,从8月份到现在一直在和病魔作斗争,但是化疗需要的资金远超他能所受上线,无奈之下发起了众筹。得知情况我写了以下文字:

我是毛玉国的大学同学。他在大一军训时不会蹲马步被教官点名,教官问他:“你怎么连马步都不会蹲,你们江西没有马吗?”他回:“江西没有马”……当时大家都被逗笑了。

江西到底有没有马暂且不论,这清奇的思路给在烈日中蹲马步的我们带来欢笑,也让我认识了这么一个人。

他在我隔壁寝室对面,曾经一段时间爱好打桥牌,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他经常和同好在外面打桥牌。有一次我早上去上课看到他正睡眼惺忪的往寝室走,一问才知道打了一夜桥牌刚回来。后来还去参加了比赛。

他普通话带着当地口音,性格偏内向,人际交往上可能不太擅长,但是个认真、朴实的人。

毕业后十几年没见,看到他如今儿女双全也替他高兴。希望能够乐观面对,坚守希望,积极治疗,早日康复!

Continue reading "呼吁为毛玉国捐款"

欢悲离合戏一场

终于还是如此了。

---

送一个礼物给心爱的人,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也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歉意。

被追问到的时候,用谎言来搪塞。

即便是送给一个普通朋友,也会得到一句“谢谢”吧~

没有,寂静的可怕。

我很生气。

---

为什么会这么做呢?是我做错了什么吗?那个时间段还没到睡觉的时间,我的消息她一定看到了,但是却保持沉默。为什么?

可能是想控制对方的期望吧,控制在一个她的安全距离外。

---

如果是这样,一开始就拒绝不就好了?

如果是我,明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我不喜欢她,我不会让对方持续的单方面付出。我会AA,不会搞暧昧,不会给让她产生误会的机会。因为一旦给了,但她最终知道我并不喜欢她,会让她觉得我是一直在利用她的感情,占她便宜,是在欺骗她。

---

我不想她是这样的人,或者说不想接触她的这一面。但我想让她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是性格问题。她以前这么做过,这次这么做,以后还会这么做。伤害他人,最终也会伤害自己。

---

唉,事到如今我还在想着这些。

我在爱情里就是个傻逼。

呕吐前感

今日早晨吃的昨晚买的日料,沾酱油和芥末吃。吃完跟宝宝玩了一会,出门上班,一切如常。

走到楼下,出了小区门没有一分钟,一阵头晕目眩,持续十秒左右,然后是反胃的感觉,很猛很强烈,顶在喉咙处。和打嗝不同,打嗝是一种气体感,没有这么充实,而且这次很持续,就是一直抵在那里。

然后又开始目眩,接连几次,持续了有两分钟,很漫长的两分钟。后来感觉喉咙的压迫感少了些,接下来马上又来了要大便的感觉,呼之欲出,我靠。靠着意志勉强各归各位,然后又是一阵喉咙。

慢慢缓解…大概三分钟之后打了几个隔,终于下去了。

估计早上吃的有问题,还是不要一起来就吃凉的、刺激的。

苏渭忠回忆录

前言

这本书是我一生经历的真实写照,记载着我大半个世纪的政治生涯。由于文化水平及写作能力有限,我只能用记流水帐的办法逐年逐段地回忆起来。书中除个别人用化名外,一切都是真实的。

写这本回忆录的目的是想留给子孙后代作为纪念,若有价值做为精神财富,激励子孙奋勇向前并鞭策自己,那就更可贵了。

苏 渭 忠

二〇〇三年五月


(一)悲惨的童年

我的出身和家庭

我于公元1934年(民国23年),农历甲戌年二月初一日戌时出生在平湖镇半舫村祠堂后第一栋土名叫“书齐仔”的厝[1]里,是属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根据家谱,我属“中”字辈。算命的先生说我命里缺水,爷爷就为我取名渭中,加三点水属“渭水”的“渭”。

我家里上有祖父苏儒文,号晋东,祖母周氏。父亲苏孝顺,母亲汪玉娇是童养媳。有个大我四岁的姐姐,名凤仪;我四岁时父母又生二弟,名锡中;再隔四年又生三弟,名营中,家庭贫困人丁兴旺。因我是长孙,祖父母爱我如掌上明珠,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生活从优,着力培养,希望将来能有出息,摆脱贫穷,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我八岁时,祖父为我娶了一个比我大得多的黄姓女子来当童养媳。祖父他了却心愿,为我完成了大事。可惜没过三年祖父一死,她嫌我家贫,男人又小,就跟别人走了。后来听说因难产而死。她也是个苦命人。


出生地情况

半舫村,又名王厝前,包括祠堂后、上路、洋中厝、山圪厝。离平湖街闹市一里路。清朝康熙壬辰年四月(1714年)由共玉公从十三都新厝洋,即现在屏南县长桥镇柏源村乔迁居焉。落堂近三百年间,繁衍苏氏子孙一千一百多人,在海外还有几百人,至中字辈已是第十世孙。历代子孙勤奋俭朴,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都略高于周围民众,故人称“王厝前好风水”。其实是历代重视教育文化,肯下本钱培养子孙后代,多出人材,在外为官者、经商者、从教者多于别村。但也有富者因经营管理不善,遇天灾人祸,破产者也不少。

我的祖辈和父辈

据说,我祖父的祖父兆菁公很富裕,娶婆岭尾村李氏女,陪嫁嫁妆甚多,女方怕放不下,还要专门盖一栋大厝(即祠堂后第二栋)存放嫁妆。但因只靠地租收入,兆菁公一辈还没过完就破产了。

Continue reading "苏渭忠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