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瑞·万斯

我的三个一:一个桶、一个跷跷板、一个管道。

设定这三个一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财务自由。我对财务自由的定义很简单:不为钱的事发愁。

关于多少钱才能做到“不为钱的事发愁”,不是一个数字的问题,而是模式。用一个简单的公式表示,即为:保持现金流为正,并保持现金流对时间的一阶导数和二阶导数也为正,即可。

用白话说,可以理解为不但现金流要增加,还要增加的越来越快,而且每次增加的也要越来越多。

所谓“桶”,就是第一桶金,这是资本的原始积累。

“跷跷板”是根据杠杆原理,只要支点合适,小的东西就能抬动大的东西。所谓杠杆,就是小钱变大钱。如何让第一桶金扩大十倍一百倍,成为有规模的财富呢?这是我所说的“跷跷板”要解决的问题。

至于“管道”,说的是管道原理。这里有个故事,故事中说有一个矿区严重缺水,有两个人都往矿区里提水卖钱。其中一个人每天提5次,而另一个人则每天少提一次,利用这些时间挖一条水渠。几年后,水渠挖通了,第一个人仍然每天提水5次,而挖水渠的那个人就不用每天提水,只要在矿区里直接卖水就可以赚钱了。所以管道原理就形容即使不做一件事,也能得到这件事所带来的好处。建设一个管道,让自己的财富不需要消耗自己大部分时间的情况下,不断增值,这是我所说的“一个管道”。

关于有哪些方法才能实现每阶段的目标,想的可以很多,但操作起来实际上每一个可能的机会都得把握。毕竟现在我所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未实现财务自由,或者说根本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大多数人习惯了每天打工,每个月领工资、交四金,退休拿社保这样的日子。我身边也有退休的朋友,看着他们当下的生活方式——每天大部分时间在柴米油盐,小心经营家庭和生计,为什么时候超市大减价排队买打折商品而忙碌,买什么“大件”商品都要瞻前顾后……虽然这也许是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但我觉得这不是我以后想过的生活。那么现在就应当改变。

世上有很多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让一个简单的问题变复杂。所以要我回答“多少钱才够”,“什么时候能实现”这样的问题变得困难且空洞。随着阅历的增长和思考的不断更新,目标也许也会发生改变。

这“三个一”是我在2007年10月的时候想出来的原型,经过2年多断断续续的打磨,感觉可以作为我的指导原则,也可以引领我通向财务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