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LOMO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继续阅读“关于LOMO”

沉痛悼念任仲夷同志

2005年11月15日 92岁

我永远记得我在1996年第一期改版的《电子游戏软件》杂志上看到他在担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时的题词“爱科学 玩物不丧志”。这是他在我脑海中留下最深和印象的事件。

现在我已经将近大学毕业,正是为社会、为人类发展做出自己贡献的时候,我会继承和发扬革命老前辈的优良作风,迎难而上,努力拼搏,为中国软件产业的腾飞做出自己的贡献!

胡思乱想

新的日志会有新的读者么,我一直都很没有信心。不过,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我逐渐觉得有没有读者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是不是写过,是不是真的记录下来了,放下了。我想我只需要一个空间吧,无论有没有人。我很真心地邀请你,来过的每个人,留下些什么。起码,让我知道你来过,你来了,我就很开心了。

  是不是所有的的人都喜欢热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别关注,有时候我常考虑这样的问题。我知道那没什么意义,只是为生活图添烦恼罢了,可我喜欢思考,思考使得我很快乐。

  有时候看着拥挤的人群,常常想到自己很渺小,觉得一种莫名的悲哀。觉得我们可以改变的事太少了,有时候,如果命运想让我们失去,我们怎么都留不住的。然后就会想起曾经的拥有,就会很心痛,因为已然失去。

开博纪念日

博客除了概念之外不是一个新鲜事物。

我从2000年买了第一台电脑可以上网起,就试图记录我在互联网上的日常活动。当时还没有博客的概念。

我刚开始用邮箱写日记,收件人和发件人都是自己。

后来,有了专门的日记软件。可以自动获取所在地天气和气温的,挺神奇,遂使用之。

后来,日记软件有了在线版。可以把日记存到网上,而且界面也更好看,可以用图片和“动画”(其实是动态gif图片)了,挺神奇,遂使用之。

后来,可以交换日记了。和美眉们交换日记,从文字中感悟今生不能经历的种种,分享自己的生活,体会别人的生活,心与心的交流,那种感觉挺神奇的。

后来,日记可以设置谁可见谁不可见了,变成开放日记了,也许就是现在所说博客的雏形了吧,不过还没有pingback、trackback的功能,只有以留言的方式其他人互动。

后来,互联网泡沫,黄金时代过去了……

后来,2.0来了,博客来了。

总希望跟别人分享点什么,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使人快乐;站在他人的角度,可以从文字中了解一个人的思想,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了解另一个人。

没给我带来负面效应之前,应该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