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监督需要与时俱进

动物世界有一些场景,草原上的鼬鼠在发现老鹰时会尖叫从而引起其他鼬鼠的警觉以便大家都躲回洞里去,狒狒看到豹子时也会尖叫从而引起其他狒狒的警觉以便大家都逃走。

察觉危险发出警告是大自然的规律,是“道”。虽然有些狒狒可能由于错看把斑马也看成豹子从而引发恐慌导致大家虚惊一场,但是没有狒狒因此会被拘留。因为相比虚惊一场,被豹子干掉一个俩的成本更大,而且会让族群失去警觉,这个习惯对于弱肉强食的狒狒社会是要不得的。不守此“道”的狒狒族群都在豹子肚子里了。

但是国家管理却不太一样:一是人会学习,相比动物的本能反应可以习得该做与不该做;二是狒狒族群因为“谎报”而承担的额外成本也并不高——就是上个树,但是人类社会的由于谎言引发的成本会大些,虽然并非不可控;三是人心叵测,会存在有意释放某些信号的不怀好意者,人口又这么多,如果谎报全面开花无法抑制,就不是好事。

希望咱们的管理方式能赶快升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如来。

关于冠状病毒的思考

1. 病毒从啥时候出现的?可能伴随着细胞一起,因为病毒在自然界中难以独立存在,需要有宿主才能完成生命体的基本运作。那么为啥会有病毒存在?“上帝”为啥要制造病毒?病毒存在的意义在哪里?(普罗米修斯脸)病毒和细胞会不会是物质和暗物质一样的一体两面?
2. 假设病毒有人设、有思维,它会想什么?不断的演变、进化,以适应生存,如果把它放到和动植物一样的位置,似乎病毒也应该有生存权。
3. 可能它只是想演化成比如HGV病毒的那种构造–和人类相伴共生,还能共同抵抗外敌的可爱小生物。但在演化过程中因为不知深浅,就像一个想靠近你取暖的小刺猬一样,偶尔演化成了sars、mers、以及这次的covid-19。每次感染人类过后,可能还会像日剧少女一样回过头来,微笑着说一句“对不起呐”
4. 在病毒出现后,我们发现其实我们生存需要的东西很简单——食物、干净的水、健康、安全、家庭,他是一个“纠偏器”,给长久以来人类发展的狂妄和妄自菲薄踩了一脚刹车的同时,也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

做了全球资产配置的好处

做了全球资产配置的好处就在于:心不慌了。

要打仗了:配置了黄金石油比特币
和平了:配置了股票房产
阿里要打美团了:把场子炒热,两边都是股东
特斯拉涨疯了:配置了上游锂电玻璃电子
产业链转移东南亚:配置了越南指数新加坡指数
美国泡沫:配置了空军期指

最终结果就是:心非常安定,有一种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