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 AI 进展

人工智能现在是常见词汇,大多数人可能觉得,它是学术话题,跟普通人关系不大。

但是实际上,AI 突飞猛进,正在脱离实验室,进入日常生活。仅仅是现在的技术水平,就足以模糊现实与虚拟的界限,颠覆一般民众的认知。

(图1:2018年10月,世界第一幅 AI 生成的肖像画,拍卖成交价43.25万美元。)

为了让普通人了解 AI 的进展,谷歌的机器学习专家格里高利·萨普诺夫(Grigory Sapunov)写了一篇通俗的科普文章,介绍目前的技术成果。这盘文章非常精彩,有大量的图片,加上一些简单的解释,信息量很大,对于了解技术动态很有帮助。

(图2:谷歌的机器学习专家格里高利·萨普诺夫)

下面就是那篇文章的翻译,比较长,图片很多,但是值得耐心读完。我保证,有些内容一定会让你感到吃惊。

另外,插播一条活动消息。大家知道,国内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之一的腾讯课堂,赞助了我的个人网站。他们最近启动了"腾讯课堂101计划",推广优质的技术教育资源。 大家可以留意一下本文结尾的免费活动信息,帮你掌握开发网页和手机 App,提高技术水平。

一、图像处理

人工智能最早是从图像处理开始的。图像处理是一种常见任务,智能要求比较高,需要使用 PhotoShop 之类的软件人工编辑,一般的算法解决不了。

1.1 对象补全

2017年,日本科学家提出了一种图像的对象补全模型。经过训练,模型可以补全图片上缺失的部分。

(图3:图像的对象补全模型)

上图中,左边是原始图片,然后把中间的花盆涂掉,输入模型。模型会自动补全缺失的部分(右图),由于它不知道,那里有一个花盆,所以只会根据没有涂掉的部分,补上地板和扶手。

Continue reading "你所不知道的 AI 进展"

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

孩子所在的幼儿园请了朱泽华老师来做讲座,觉得挺有帮助。特笔记如下:

当前孩子面对的问题和我们上一代不一样

当前孩子作业量大、节奏快,所以压力大

作业拖拉:其实是孩子的一种对抗,她没有力量反抗你,只能通过拖拉来对抗

这是一种情绪管理能力,在孩子6岁之前就会出现

这一代孩子和我们上一代不一样

我们上一代是散养,简单粗暴,这一代是武装到牙齿。

我们上一代是物质短缺,追求温饱、安全,现在的小孩物资富足,追求自我实现

所以,我们用长辈的方式教导我们的小孩,是不行的

现在的小孩,更要注重发展其内在动力,要做规矩,遇到压力要经受得住(抗压能力)

在6岁前就要培养

要传授学习的方法、学习态度、学习能力和情绪管理

来适应学校、适应社会、适应环境

Continue reading "如何让孩子爱上学习"

任正非管理思想

前一段日子,网上出现了一个仓库,收集了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讲话稿,从1994年直到2018年,一共400多篇。

我把这些讲话稿做成 epub 文件(下载),每天睡觉前读一点。足足两个月,总算全部读完了,一百多万字。下面就是我的读后感。

我推荐大家也读一下,眼界会不一样。你会了解,年收入千亿美元的公司怎么运作,最高层怎么思考问题,如何在全世界开展业务,十几万员工又怎么管理,奖金怎么分配。

如果你还不知道任正非的个人历史,建议先滚动到本文结尾,读一下附录《答法国记者问》,这是他谈自己最多的一次谈话。

一、任正非的作用

任正非说过一段话,解释他在华为的作用。

我刚来深圳,还准备从事技术工作,或者搞点科研的,如果我选择这条路,早已被时代抛在垃圾堆里了。我后来明白,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更何况知识爆炸的时代。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

我转而去创建华为时,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

在时代前面,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如果不能民主的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

《为轮值 CEO 鸣锣开道》(2011年12月25日)

后来,任正非说得更直接:

"我什么都不懂,我就懂一桶浆糊,将这种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的努力。"

他做的就是制度设计和组织建设,将所有员工团结起来,集中力量,在公司的战略方向上发起主攻。

所以,他的讲话内容大部分都跟企业管理有关,许多是非常细节的问题(如何建设驻外机构的员工食堂,就谈了好多次),行业趋势和未来方向他谈得不多。这一点跟马云正好相反。

二、生存危机感

任正非最大的特点,我认为,就是他有极强的生存危机感。

任正非始终担心,华为会生存不下去。这一方面因为他充满磨难的个人经历,另一方面也跟科技行业的激烈竞争有关。虽然很多创业者都是小心谨慎,但是像这样怀有浓厚的危机感,彷佛灾难随时就会发生的企业家却不多见。

1997年,他说:

成功不是走向未来的可靠向导,我们需要将危机意识更广、更深地传播到每一个华为人身上。

谁能把我们打败?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古往今来,一时成功者众多,持久的赢家很少。失败的基因往往在成功时滋生,我们只有时刻保持危机感,在内部形成主动革新、适应未来的动力,才可能永立潮头。

我们要让公司始终充满危机意识,在做实中不断优化自己。

1998年,他说:

我们的幼稚还体现在复杂的产品做得十分好,而应用在简单地方就如此之差,远远不是科学的商人,这种不成熟性,处处都展示着公司的危机。

我们本来预测公司的危机可能在三年以后出现,而实际上,比这个估计更提前。既要发展,又要避开危机,唯有的办法就是要大力加速改变现状。

Continue reading "任正非管理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