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的人

上午总算把这些天忙活的思维导图发布出来了,很粗糙。所以当天下午就发布了0.2版本,不过好像没什么反馈。弹奏一首好曲的时候,没有知音,让人比较郁闷。

下午两个志愿者来这里“视察工作”,一个清华的硕士,也是导员,还有一个叫方琪,是北京交大的硕士,到头来还是我最小……

下午芒果说要来,晚上和她一起在干锅居吃的饭,DJ大哥请客。

干锅居在北京好像是个很有名的店,在中关村当中,同时见到了Google大厦。

晚上一行人还陪我买了移动硬盘盒,我总算可以开始正常工作了!

红霞送给我一个鼻烟壶,不对她说谢谢;没时间陪她玩,也不对她说对不起。

我是一个公平的人。

学生网第一次见面会

今天有个重要的会,下午袁峰和秦方先到,肇辉和小贾后到,老华在上海来电话会议,会议持续了半个小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所以它的重要性仅限于互相认识了一下。

肇辉跟我想象中的差距很大,很成熟,但是很年轻。不过真实年龄比王博小一岁,80年生人,竟然做到了《大学生》杂志社的秘书长,“后生”可畏。

袁峰差距也很大,感觉很豪爽,而且小吃不断啊。真不能想象他是一个中科院的博士。达到这样的境界还有这样的嗜好,他的妻子一定很爱他。

老华是原来微软的,现在出来做媒体了,声音很成熟,但愿我到那个岁数也能那样的成熟。
秦方也跟想象中的差距很大,我本以为是个大姐姐呢,结果更像是小妹妹。一直笑啊笑的,感觉有点像韩剧里面的公主,尤其说话的腔调,稍不注意就溜号了。

北京,的确不一样。

一个人承受太多的事情

这样不但自己会很累,而且很容易把自己置于矛盾的核心,从而成为整个团队效率瓶颈。虽然也许会很凸显价值,不过危险很大。

原来人和人的选择的确不一样的。但是作为成员,只能遵守这样的“规定”吧!

我只能说,为了我的爱好,尽量积极适应。我希望自己能够喜爱这种与我的价值观不符的概念,并且乐在其中……

见到Dr. J

星期一,很多人都上班了。

不过DJ大哥今天要回来,下午4点多的飞机,晚上去迎接。

他跟想象中差距很大,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山东籍,现居加拿大6年,绿卡已经拿到,清华的化工博士,php大牛了吧,XOOPS核心团队成员……

怎么都是博士啊~?

vim找来了discuz的老大老二,wikipedia中文和主要管理人员,还有hoodong的老大等,是潘东子吧!叫潘海东,拼音缩写居然是phd…也是个牛人啊!

王哥早上又申请了个小区宽带上网帐号,不过随着业务增加,估计上网还是问题……

“努力完成任务、积极发表看法、虚心向人请教。”

这是从吴颖那里总结出来的话,发给了妈妈~

见到两位新朋友

和王哥一起买电脑,不过也许是开复那边资金不足的原因,扛回一个纯平的。晚上来了一位朋友,叫陈彬。他的风格我很欣赏,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是是Mapbar的项目经理,福建的小伙子,比我大1岁。

晚上和陈彬、吴颖一起讨论网站改版需求。吴颖是Mapbar的产品经理,比我小1个月,但是已经做到经理助理了,一定是牛人。她说自己也是福建人,口音一点也没有,听不出来。

话经过他们一说特别能让人听懂,有些学问的确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表达是一门学问。

陈彬的鼠标值600多块啊,真不知道是北京物价上涨飞快还是他的生活品质如此之好。

吴颖住主卧,陈彬住沙发,今晚就在这不走了,真是感慨他们的敬业精神。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

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出远门,目的地是我梦想中的首都北京。

1月12号清晨,沈阳的街道上依旧大雾弥漫。爸爸上班,妈妈执意要送,推托不过,无奈,谁让她是我妈。

起个大早,再次查看行李:一个大箱子和一个被子卷,没什么意外。

清粥白面。

早点过后。两个人并没有打车,而是一共花了1块4坐公交,就到了北站。真不愧是我妈,不服不行。

送别的路上没有更多的波澜,妈妈还是不停的嘱咐,我知道这是最后的紧箍咒了,也就没像往日那样学孙悟空,耐着性子听完。
继续阅读“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