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失败了 我很欣慰

比特币失败了,我很欣慰。为什么?我在08年底比特币刚生产出来的时候,在比特币社区里问:如果超过半数的终端受到某一统一意志的支配怎么办?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包括核心成员在内的所有人都乐观地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现实打了他们的脸,而我欣慰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中国的社会环境、人的思想和西方社会的差别被我预见到。我直到今天仍然认为这种差别依旧存在。

所有这种以“分布式”来运作的业务模式,涉及的只能是非核心需求,因为我们是在和恶魔共舞。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