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门前有棵大槐树

huaishu
夏天的时候,几家人在树荫下打牌,
都不觉得挤。

我小的时候也经常在下面玩耍,
围着槐树一圈一圈的跑。
那时,我经常想知道,
这棵树究竟有多大。
从树的粗细程度来看,
起码得有七八十年吧!

不过因为没有机会验证,
这终究成了我小时候藏在心中的一个谜。

直到那天,
家里告诉我,
原来的老房子要动迁了。
我赶忙放下工作回到老家。

老家大抵还是原来的模样。
只是推土机占领了整条街道,
飞沙湮没了碧蓝的天空,
机器的轰鸣也盖过了昔日的鸟语花香。

我也因此得以看到了老槐树的年轮。

那是三年前的今天,
我仔仔细细地数了年轮的圈数,
一如小时候一圈一圈地围着它跑。

九十七圈。

细纹依依,年轮密密,
像是倾听,更是诉说…
它的诞生伴随着新民主主义革命,
目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东方升起,
它的成长熬过了饥饿的三年,
也有资格把动荡的十年回忆。

如今在它就要百岁之际,
却没能熬过这一板板斧、一锹锹铲。
没能保住你脚下那方寸土地。

而我只能以这样一种方式,
纪念你的百年诞辰。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