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还是伺候姑奶奶?

20个人的小公司,要过ISO标准审查,制定了许多制度规范和行为手册。照理说这是好事。

之后做市场的出差,剩我一个做销售的“看家”。

总监过来抱怨说,他们生产的怎么那么慢啊,塑封机器的声音还那么大(我们是土法炼钢,自产自销)。我说,是啊,都闹腾一上午了。

总监说,那你怎么不去帮忙?我说,我也不管生产。

总监说,那你现在干什么呢?我说,我再查客户资料准备下次拜访。

总监说,那就是没什么紧急的事儿了,给我去帮忙生产吧。我说,也轮不到我做销售的管生产吧。

总监说,反正也不是什么难活儿,就帮着装装袋儿。

我说,那就更轮不到我了,生产和检测这几个人还不够么?总监说,那还这么慢,你去帮忙就能快了。

我说,我也没培训过。总监说,就装装袋儿,有什么不会的?在马路上随便找个民工来都会装,你还不会?

(在这里我差点想说装孙子我会,装袋儿不会,不过考虑到“气话、不解决问题的话不说”这条原则,我就没说)

我说,那万一要是弄坏了到时候检验不合格怎么办,不是帮倒忙么?总监说,就装个袋儿有什么坏不坏的,你去吧。

我说,这事儿的确不归我管,上午经理还跟我说生产就他们四个人呢,别人都不要管,说不让我管。总监说,那现在我让你去,你去不去?

我没说话。总监说,你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我没说话。总监说,经理也得听我的,你怎么不听我的?

我说,那也得按规矩办事啊,生产这块不归我管啊。总监说,制度是制度上的事儿,现在我让你生产你就得生产。你跟我过来,我跟你说……

随后就走近了生产室。

我就跟进去了。然后就从事了生产劳动。

我决定不了的事情我不用嘴表态,我就用屁股和脚表态。

如果不是冲着年末要返销售提成,我当时就拎包走人。

火气大了对身体不好,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跟别人说,所以在这里离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