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逛苏州

俩懒蛋,周末当然睡到自然醒加回笼觉。所以动身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

我爸比我还懒,也没看清楚,也不问价钱,就在南站客运站把票买了,一个人43的客车票,结果浪费了我们一个半小时才到苏州。其实火车D字头也没那么贵,而且只需半个小时。

下车地点在苏州客运站,就在火车站旁边,正对着古城区的护城河,对面是个公园。刚下车时蒙蒙细雨,爸爸就喜欢看这场景,那就在火车站旁边转转。遇到一个卖烤地瓜的,爷俩吃的喷香。还想吃一个,就跟小贩攀谈,小贩也很爽快,白给一个。价值随不到一块钱,但在我们爷俩这使用价值可是挺高的。

之后坐了个不知道什么车,去山塘街,但是到了那却没看到啥玩意,倒是苏州当地的雇用导游很热情地推销自己。刚开始爸爸还跟他善意的推辞。后来我跟爸爸说,做销售的,跟对方介绍产品时,无论怎样,只要对方有反应,就说明我们的销售就是有效的。接到我们的冷战信号后,导游知趣的撤退了。

回来一查才知道,我们当时所在的山塘街是其起点,是北环西路和山塘街的交叉口。当时感觉好荒凉啊,跟农村一样,索性看一看苏州最原始的风貌。

和北方最大不同的,苏州所有的房子都是尖顶,其中以白墙黑瓦的小别墅房为最。我们沿着桐泾北路南行,过了几个路口,来到留园(具体地标可以在E都市的苏州地图网搜索“留园”找到)。我其实想进去看看的,不过爸爸不喜欢,那就算了。反正以后我还有的是机会,这次爸爸尽兴就好。

坐旅游二号线来到虎丘,不过一样地,爸爸也不想爬山(那山真的没啥好爬的)。爸爸说,有山必有寺,有湖必有塔,不然不科学(我宁愿相信他说的是风水不好)。

不过意外地发现了山塘街最热闹的地方——小吃街。不过那小吃真的没啥,没有好吃的,而且也不特色,被我们忽略了。

在一个看上去比较不错的酒店吃的饭,因为不是饭点儿,所以只有我们一桌。而且一天没怎么正经吃饭,所以吃的很香。爸爸要了瓶白酒,就对瓶吹来着。服务员也许没见过这阵势,直冒汗。

吃饱喝得,到河边问船家多钱启航,答曰:四十。我说,贵点;船家说,小本生意;我说,天色已晚,闲也是闲,30何如。船家说,再得一客,方可维系。正好遇见一老外,跟她套套近乎,她说,我欲同去。我说,那正好,我们走吧。于是上路。

这一水路可以说是整个游记的重点,限于篇幅我就不浪费笔墨了。

下了船后我们请老外喝咖啡,就双方感兴趣的国内国际形势等话题交换了意见,会谈是在友好的气氛中举行的,会后双方交换了名片,并达成了回去之后互传照片的协议。

送走老外之后,爸爸排队买了和谐号回沪。和谐号很和谐,速度很快,最高达到236km/h。

爸爸这天应该过得挺愉快的吧,写这句的时候我心里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