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白日梦

我竟然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在最最枯燥的文艺学理论的课堂上。

醒来之后发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我该如何为自己的走神来辩白?
我可以告诉你,我梦见了什么吗,老师?

那些比你的讲课要精彩一百倍的梦境。
快些,不然我自己都要开始遗忘。

是的,我记住了那么多无聊的名词,专业的术语,
却那么快的遗忘掉了一个七彩斑斓的白日梦;

我记住了你送给我的唱片,书籍,饰物,
却遗忘掉了你抱住我唱过的一首歌。

你曾为我抄下的满纸动人情话,
你为我别在发间的一朵菊,
以为那些都只是白日里的一场梦,
是在夏日的暑气和课堂沉闷的气氛中酝酿出来的一场好梦。
遗忘了,你才来问我信不信。

与谎话相比,
我还是相信童话,
梦总是可以做得如童话一样优美。

起码在做的时候,我是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