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

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出远门,目的地是我梦想中的首都北京。

1月12号清晨,沈阳的街道上依旧大雾弥漫。爸爸上班,妈妈执意要送,推托不过,无奈,谁让她是我妈。

起个大早,再次查看行李:一个大箱子和一个被子卷,没什么意外。

清粥白面。

早点过后。两个人并没有打车,而是一共花了1块4坐公交,就到了北站。真不愧是我妈,不服不行。

送别的路上没有更多的波澜,妈妈还是不停的嘱咐,我知道这是最后的紧箍咒了,也就没像往日那样学孙悟空,耐着性子听完。

T12次,让我来到北京。一整天的火车下来,头昏脑胀倒没有,只是腿因缺少活动而酸疼。

坐在对面的小两口,一路上卿卿我我的,让人好生嫉妒。旁边又是位女大学生,由于戴的眼镜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并没有很畅快地天南海北。独自一个人默默看着微观经济学(-_-b),听听音乐。

时间随轨道的声响有节奏地流逝。

我是期望来到北京的。

离开以后,我尽全力忘掉那个本属于我们的城市,交还那些本属于我们的场景。甚至,把“我们”拆成一个和另一个。

但是,身在其中,忘记真的很难。尤其是我已决定不以涉及新的感情补偿我的空虚,所以这段时间很难熬。不过,我想,我是成功的战胜了自己的软弱,一路伤痕、但一路坚强地走过来了。

我为自己骄傲。

在车厢里,我耳边响起了NARUTO中SASUKE的BGM,我想自己也就是他了吧!孤独的行者,为了追求,为了自己的理想,宁愿背负不被世人认同的价值观,孤身寻找力量。

小两口终于下车了,我逃避的目光也终于回到车厢里,蓦然,过于冷漠的眼神提醒自己不要这样下去,世界是美好的,我们都有希望。

选择,到头来才是最难的事情。

下车,阳阳来接我,陪我坐2号线,然后转13号城轨。来到王哥说的地方。但是王哥不在。我等。

阳阳回去了,在背影处默念谢谢。

等待一个人的时间,假如你并不知道要等多久,总是非常的长。从8点半到12点这段时间之间,我很彷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否能有地方睡觉。

不过招手的小猫过分的热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如果他不回来,你就去我那里住吧!”我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自己的念头还是心知肚明的:我是不会去的。不说一男一女素不相识,但是第一天来就应该跟王哥打个招呼见个面,无论他多么晚,抑或不回来,我都会等。而且,如果的确很晚的话,我想他也一定会挺不好意思的,领导欠我个人的人情,这感觉应该不错。

12点,王哥回来了,领我到了“家”,我未来的两个月就将在这里渡过。

条件很不错,除了没有妈妈的饭菜和紧箍咒其他都很好,我很快适应了下来。

1点半,小猫打车来了,不过她的意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服从。而且她早些时候喝了些酒,我只能跟她说抱歉。

送她走,转身回家,安顿好行李和思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