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了HTTPS服务

一直以来我的博客处于访问的边缘地带,我也没有精力去折腾新科技。本着“能用就行”的最低标准指导原则,一直很out的没用https。

最近忽然发现阿里云主机可以一键开启https服务,所以就手欠点了一下,就赫然开启了……

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访问时还是会被Chrome浏览器定义为“不安全的访问”。经查,是由于CDN默认没有开启https协议服务,开启一下,然后等待CDN同步,一切就都搞定了。

感谢阿里云、感谢七牛、感谢Denis。

给小朋友报幼儿园

报幼儿园

给孩子报幼儿园,家长面试时比自己参加高考还紧张。

还好自认为金句叠出,比如被问到“Why curiosity is important?”时,回答“The question itself is the anwser to the question.”

词汇量不够,只能格局凑啦~

PS: 后来,还是没有被录取,残念。再次印证了“如果ZB有用,还要财富干什么?”努力搬砖吧!

由郭台铭参加台湾大选想到的

政治一直以来对我来说是晦测莫深的,之前自以为有规律,但许多臆测都被打脸。后来渐渐发现制定决策的人也控制不了局势啊,故。

商业相对简单一点,虽然也有三十六计,但背后的规律是可以洞见的。

商人参政,我秉持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态度,支持郭台铭,正如我当年支持川普。虽然我没选票:P

会发生什么呢?

纪念互联网诞生30年

今天是互联网诞生第三十周年的日子。

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在某种层面上成为同空气和水一样的不可或缺的存在。

我的人生也因互联网而彻底改变。如果没有互联网,我可能现在是在东北某老厂房里监制机床生产的工人。

引用Google的:

“Vague but exciting.”

This was how Sir Tim Berners-Lee’s boss responded to his proposal titled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 Proposal,” submitted on this day in 1989, when the inventor of the World Wide Web was a 33-year-old software engineer. Initially, Berners-Lee envisioned “a large hypertext database with typed links,”named  “Mesh,” to help his colleagues at CERN (a large nuclear physics laboratory in Switzerland) share information amongst multiple computers.

Berners-Lee’s boss allowed him time to develop the humble flowchart into a working model, writing the HTML language, the HTTP application, and WorldWideWeb.app— the first Web browser and page editor. By 1991, the external Web servers were up and running.

The Web would soon revolutionize life as we know it, ushering in the information age. Today, there are nearly 2 billion websites online. Whether you use it for email, homework, gaming, or checking out videos of cute puppies, chances are you can’t imagine life without the Web.

继续阅读“纪念互联网诞生30年”

DOS游戏怀感

趁着过年整理硬盘的时候,找到了之前搜集整理的DOS游戏。大概占了6G多,感觉后面应该不太会有机会玩了,也没必要专门留全档怀旧,就决定删除了。谨以此文留念。

我在电脑上玩的第一个游戏应该是在1993年左右玩的DOS版的三国武将争霸,那是在弟弟家买了当时最新一台486电脑的时候里面安装的游戏。还记得开机读盘时机械硬盘“格格——滴——咔咔咔咔咔”的响声,主机上还有一个可以跳频的硬按钮,可以在33和66两个频率之间来切换。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低频档,可能是为了省电或者方便调试程序时能够看清楚显示结果吧。

后面回忆起来感觉操作感也就一般,但当时是第一个玩的游戏,那玩的也是不亦乐乎,和小弟两个人对打的回忆永远在我童年的记忆深处。

同期还玩了经典游戏大富翁2,很欢快的游戏,游戏音乐至今记忆犹新。由于不懂得经营,游戏模式基本是大家轮流按空格。

后面就是在电脑房里10元钱、8元钱、5元钱、4元钱、3元钱一小时的游戏时光,先后玩了基本上所有的经典游戏,比如仙剑、C&C、红警、各种版本的三国、3X3只眼、龙骑士、炎龙骑士团、富甲天下、凯兰迪亚传奇系列、金庸系列、大航海系列、魔法门系列、魔兽系列、美少女梦工厂系列、疯狂医院等等。

后面进入了Windows时代,玩过的游戏就更多了,基本上每一款经典游戏都涉猎过(虽然不是所有都通关)。

继续阅读“DOS游戏怀感”

181231-本日日记

7:30起,321,MED,看了一会书。
早餐2个五块钱大包子。
8:30茹茹醒来,HWB。收拾屋子。
9:00洗澡,然后带茹茹上早教。
下课后玩到13:30。
午餐家有好面,茹茹吃了雪菜肉丝面,儿童餐被我吃了。后在商场玩了一会。
15:00回家午睡。
16:00醒来,321,MED。
后茹茹醒来,HWB,
晚餐胡乱吃点,HWB,看会佩奇,后看18年电影歌曲盘点,和妈妈茹茹一起唱歌跳舞过家家等等。
21:00茹茹和妈妈睡觉,我看会各种年终总结,朋友圈批会儿奏折,一会睡觉。

有缘明年见呗!

注:
321——一种短平快的HIIT健身法
MED——冥想
HWB——和宝宝玩

升级到阿里云的云虚拟主机

以前一直是用阿里云的弹性Web托管,但128M的内存经常让WordPress自动更新无法进行,亦或上传一个稍大点的图片就报错。索性在双十二活动的时候,以187元/年的价格买了3年的云虚拟主机,虽然是最低档,但对我这种不折腾的人来说,1G的内存、CPU、5G的空间、2M的带宽已经足够。故都焕然一新,WordPress也升级到5.0版本了。


新年新气象,祝愿各位亦同。

呼吁为毛玉国捐款

听说毛玉国得了白血病,从8月份到现在一直在和病魔作斗争,但是化疗需要的资金远超他能所受上线,无奈之下发起了众筹。得知情况我写了以下文字:

我是毛玉国的大学同学。他在大一军训时不会蹲马步被教官点名,教官问他:“你怎么连马步都不会蹲,你们江西没有马吗?”他回:“江西没有马”……当时大家都被逗笑了。

江西到底有没有马暂且不论,这清奇的思路给在烈日中蹲马步的我们带来欢笑,也让我认识了这么一个人。

他在我隔壁寝室对面,曾经一段时间爱好打桥牌,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他经常和同好在外面打桥牌。有一次我早上去上课看到他正睡眼惺忪的往寝室走,一问才知道打了一夜桥牌刚回来。后来还去参加了比赛。

他普通话带着当地口音,性格偏内向,人际交往上可能不太擅长,但是个认真、朴实的人。

毕业后十几年没见,看到他如今儿女双全也替他高兴。希望能够乐观面对,坚守希望,积极治疗,早日康复!

继续阅读“呼吁为毛玉国捐款”

关于基因编辑 我的观点

网传,我国科学家通过基因编辑,让一个婴儿具备了天生免疫HIV的能力,各方讨论激烈。此为背景。

我的观点如下:

1. 一件事情可能发生,就终究迟早要发生,人类就是这么一路不守规矩也不甘寂寞地走过来的。全人类的否决都抵挡不了个别人“腥”这一锅汤。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核武器的管制赞成的原因–因为我不放心人类。

2. 我个人不赞成大规模使用,不反对个别人因为各种原因做尝试使用。不赞成大规模使用的原因是:凡事有得必有失,可以免疫HIV,架不住有别的疾病正好利用了免疫HIV的特性发动“靶向攻击”。不反对个别人使用的原因是:反正潘多拉的盒子已经被打开了,关是管关不住的,还不如采用登记制,追踪这些人的反馈,也算基因技术储备–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都会滑步了,这玩意可能看不出什么用处,但技术储备吓得惊人。冰冻三尺,基因编辑的因果要可能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临床跟踪才能充分看到结果,不确定性更多,难度更大,所以尽早开展也有些好处。

3. 被编辑的小孩,生而为人,注定是悲剧的一生:从小就需要一直隐姓埋名,是躲避阳光的一生;一旦被社会发现,舆论压力和人身伤害不可想象。父母在这个层面上应该是被蛊惑的,没有考虑那么深,悲剧。

4. 对鼓吹者想说的,和转基因一样–请以身试法现身说法,拿自己的小孩先去试;对否定者想说的,大禹治水堵是堵不住的,莫不如佛系一点,交给专业的人,在可控的范围内,去试错。毕竟比被某些疯狂的地下科学家利用,最终结局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