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聘搜狐网游策划的笔试问卷

因为要整理硬盘安装Vista,所以就把它放在网上。

你对网络游戏策划工作有什么样的认识或者想象?

答:首先,我想策划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动脑子的工作。而游戏策划尤其是网络游戏策划,我想就是针对网络游戏进行策划的工种。好像是废话,但是我觉得要了解任何一种东西都要先从名字着手(当然也有光理解意思但却不知道这个词的本义是什么的情况(很多舶来词就是这样))。网络游戏策划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觉得应该要具备四种素质:独特的观察事物的眼光、善于发现问题的头脑、勇于创新的精神和丰富的知识储备;而从社会角度或者说他在团队中扮演的角色,我想做如下四种比喻:神经系统的大脑(从游戏构思、实施,到市场、维护无一不有游戏策划的思维)、骨关节中的韧带(能够连接各个部门系统地运作,并且监督各个部门按预定的计划运作)、摄影棚中的导演(在游戏设计和开发过程中给各部门以各自能够听明白的语言解释游戏设计情况,并且安排计划调度)、动漫中的超人(哪里需要哪里去,是个全能手)。
  其次,我想网络游戏策划应该是个很辛苦的工作。根据上面的四种素质和四种比喻,应该不难想到网络游戏策划做起来会是“相当”辛苦的工作。不过正因为这样我才愿意选择这样的工作。我相信付出与回报成比例,所以如果我能够担任sohu网络游戏策划的职位我想一定能够学到很多我喜爱的知识。

尝试设计几种方法,短时间内完成以下测试工作,尽可能达到客观准确:

a)测试三个不同职业A、B、C(最高50级)的独立升级速度。
b)测试三个不同职业A、B、C(最高50级,各自有5个不同技能)的战斗平衡关系。

  继续阅读“应聘搜狐网游策划的笔试问卷”

有过的故事

  看到学长的文章,真心说声现在可好?
  那天收看pplive中的CEG大师杯,猛然听出那个解说得直流口水的就是force(我第一次听他解说是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他已经是职业解说员了哈!而刀刀,我引用的这篇文章的主人,也已经是毕业尽两年的家伙了吧!
  祝他平安、幸福、快乐。

 

文章引用自: http://daodao.blog.hexun.com/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花开时节,有赏花的心情。

没有预谋的闲聊空谈,却生出世界漂亮的事情来。如同野游采到美味的山果。

一部好片子,自己单独看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看一次。

在稠人广众之中或者车水马龙的街头,听一首老歌,独自回味自己的心事。

无论你是什么年龄,你有一个忘年交,使那种在你觉得有之的时候,有一个比你大的忘年交;在你觉得自己捞起的时候,有一个比你小的忘年交。

循规蹈矩久了,脱离常规去做一件事情,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一件事情即将办成的最后环节中,你被卡住了,碰巧遇到一个没有交情的人帮了你,在道谢的时候才知道,无意中你曾经给过他恩惠。事情成了,而且善行结出了善果,滋味甘甜。

过了四十岁,你在走进医院时还像第一天上幼儿园一样找不到方向,被老病号和医生一起嘲笑,真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情。

收拾书架的时候,发现一张没有之取得存单。数目不大,但人有遗忘的财富,无论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都表明你的生活其实很有余地。

两辆车追尾了,肇事者立刻下了车赔礼,受害者却微笑着挥挥手,前面绿灯亮了。这个世界有人在主动承担自己的过失,有人在大度地原谅,你正好做了旁观者。

早上醒来记得夜里的美梦。美梦不多且不丢失,实在很难得。

看到流行坠落或者谈话开放。短暂不停留的东西,却给自己留下了永恒,只因为它来的时候,你等候到了,或者巧遇到了。

醒来发现上班已经迟到,但突然记起是周末。

感觉自己宁静得像山野水潭的时候。

关于LOMO的一些事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我一直希望人生中能不时碰到这样的际遇,那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宁静淡泊,没有一切世俗杂念的围绕,以一种精神上的恋爱陶醉在片刻的思想中。我愿意被这样的情绪笼罩和感染,淡淡地、莫名地,似乎感觉不到身体中有一种液体在流动。每当这样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电影中那些多以慢镜头、黑白处理加旧电视效果、多次不同角度摇镜头的方式表达的场景。

  我一直想LOMO也正因为此,心中真实的情感无法通过纸笔诉诸笔端,我愿意用图片、用音乐、用动画、用电影表现,我希望大家能够同我一样在改造世界的同时感受生活带给我们的最原始的感动,记录下来,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