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的故事

  看到学长的文章,真心说声现在可好?
  那天收看pplive中的CEG大师杯,猛然听出那个解说得直流口水的就是force(我第一次听他解说是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他已经是职业解说员了哈!而刀刀,我引用的这篇文章的主人,也已经是毕业尽两年的家伙了吧!
  祝他平安、幸福、快乐。

 

文章引用自: http://daodao.blog.hexun.com/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花开时节,有赏花的心情。

没有预谋的闲聊空谈,却生出世界漂亮的事情来。如同野游采到美味的山果。

一部好片子,自己单独看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看一次。

在稠人广众之中或者车水马龙的街头,听一首老歌,独自回味自己的心事。

无论你是什么年龄,你有一个忘年交,使那种在你觉得有之的时候,有一个比你大的忘年交;在你觉得自己捞起的时候,有一个比你小的忘年交。

循规蹈矩久了,脱离常规去做一件事情,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一件事情即将办成的最后环节中,你被卡住了,碰巧遇到一个没有交情的人帮了你,在道谢的时候才知道,无意中你曾经给过他恩惠。事情成了,而且善行结出了善果,滋味甘甜。

过了四十岁,你在走进医院时还像第一天上幼儿园一样找不到方向,被老病号和医生一起嘲笑,真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情。

收拾书架的时候,发现一张没有之取得存单。数目不大,但人有遗忘的财富,无论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都表明你的生活其实很有余地。

两辆车追尾了,肇事者立刻下了车赔礼,受害者却微笑着挥挥手,前面绿灯亮了。这个世界有人在主动承担自己的过失,有人在大度地原谅,你正好做了旁观者。

早上醒来记得夜里的美梦。美梦不多且不丢失,实在很难得。

看到流行坠落或者谈话开放。短暂不停留的东西,却给自己留下了永恒,只因为它来的时候,你等候到了,或者巧遇到了。

醒来发现上班已经迟到,但突然记起是周末。

感觉自己宁静得像山野水潭的时候。

关于LOMO的一些事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我一直希望人生中能不时碰到这样的际遇,那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宁静淡泊,没有一切世俗杂念的围绕,以一种精神上的恋爱陶醉在片刻的思想中。我愿意被这样的情绪笼罩和感染,淡淡地、莫名地,似乎感觉不到身体中有一种液体在流动。每当这样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电影中那些多以慢镜头、黑白处理加旧电视效果、多次不同角度摇镜头的方式表达的场景。

  我一直想LOMO也正因为此,心中真实的情感无法通过纸笔诉诸笔端,我愿意用图片、用音乐、用动画、用电影表现,我希望大家能够同我一样在改造世界的同时感受生活带给我们的最原始的感动,记录下来,一起分享。

慢慢的我

慢慢的我,慢慢向你飘去,

请让我轻轻落入你的怀里,

感受掬容于心的温柔。

请让我静静诉说,

一份浓浓的思念。

曾经你以动人的微笑向我展开,

我却因固执的面对蓝天,

不明白对你的伤害;

风儿轻轻滑落我的身旁,

诉说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只为我吐露你那羞涩的芬芳;

小雨带着你那晶莹的泪珠,

要偷偷打动我的心脉,

却因我高傲的目光留下淡淡的悲哀。

慢慢的我,现在要拥你入怀,

忘情地坦白我对你真诚的情怀,

不知能否弥补你没有愈合的伤害。

慢慢的我,慢慢向你飘落,

勇敢地向你表白,

不知在你心中是否还有我停泊的港海。

慢慢的我,慢慢的向你走来。

公共汽车上下门的修改设计参考

  今天早上上学坐282路公交车,这是一种现在沈阳非常少见的老爷公交车,和无轨电车一个时期服役的加长型客车,两段车体间还有为了方面转弯而特殊设计的连接部分。

  这种车的上下门都是两扇四片带抗压玻璃的合金组合而成。每两片为一扇,中间用轴连接,方便电动开门和关门。这种车门密封性不是很好,虽然有一种胶皮贴在门的连接处挡风,但是效果并不好,在冬天的时候靠进门边会被开车带动的气流吹得很冷。

  我想要是能够将车门做成一体化的设计就会很大程度上减轻这种现象。首先可以从车门的设计上着手。我看现在长途客车上的车门都是类似日本的传统屋子那样推拉式的门(当然要高级和自动化的多),这样的门只要四周做到密封就可以了。没有什么技术障碍,不过这样的门在现在公交车上却不太容易实施,原因有以下四条:
1) 这种门无论是向外推或者向内推都需要占用额外的空间,不适应公交车本身就很狭小的空间,而且如果向外推有能推伤离车门太近的乘客(在等待上车人多的时候很容易发生,公民素质还有待提高啊);
2) 这种门要求一整块合金板做工,工艺要求更加严格,增加成本;
3) 这种门的气动系统结构更为复杂,涉及到同时向前向侧两方向运动,给维修带来了不便;
4) 公交车内人多拥挤,假设真的挤满了人,如果车门向内侧开会导致开不开;如果向外开门在关着的时候会有被人挤开的隐患。

  那卷帘门呢?首先可以解决空间的问题,但是还是会有成本增加和维修不便的问题。

  考虑来考虑去还是在原来门的基础上将橡胶连接部分改进一下最为经济,将橡胶连接部分做成与门的宽度相当的内外两整条粘合在门上,就不会那么冷了吧,不过上下两部分还是会有问题,只能沿用现在还在使用的方法,将胶皮多出一块来当在缝隙处……?

  这个想法还不成熟,还需要改进的版本:)

关于LOMO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继续阅读“关于LOMO”

沉痛悼念任仲夷同志

2005年11月15日 92岁

我永远记得我在1996年第一期改版的《电子游戏软件》杂志上看到他在担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时的题词“爱科学 玩物不丧志”。这是他在我脑海中留下最深和印象的事件。

现在我已经将近大学毕业,正是为社会、为人类发展做出自己贡献的时候,我会继承和发扬革命老前辈的优良作风,迎难而上,努力拼搏,为中国软件产业的腾飞做出自己的贡献!

胡思乱想

  新的日志会有新的读者么,我一直都很没有信心。不过,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我逐渐觉得有没有读者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是不是写过,是不是真的记录下来了,放下了。我想我只需要一个空间吧,无论有没有人。我很真心地邀请你,来过的每个人,留下些什么。起码,让我知道你来过,你来了,我就很开心了。

  是不是所有的的人都喜欢热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别关注,有时候我常考虑这样的问题。我知道那没什么意义,只是为生活图添烦恼罢了,可我喜欢思考,思考使得我很快乐。

  有时候看着拥挤的人群,常常想到自己很渺小,觉得一种莫名的悲哀。觉得我们可以改变的事太少了,有时候,如果命运想让我们失去,我们怎么都留不住的。然后就会想起曾经的拥有,就会很心痛,因为已然失去。

开博纪念日

博客除了概念之外不是一个新鲜事物。

我从2000年买了第一台电脑可以上网起,就试图记录我在互联网上的日常活动。当时还没有博客的概念。

我刚开始用邮箱写日记,收件人和发件人都是自己。

后来,有了专门的日记软件。可以自动获取所在地天气和气温的,挺神奇,遂使用之。

后来,日记软件有了在线版。可以把日记存到网上,而且界面也更好看,可以用图片和“动画”(其实是动态gif图片)了,挺神奇,遂使用之。

后来,可以交换日记了。和美眉们交换日记,从文字中感悟今生不能经历的种种,分享自己的生活,体会别人的生活,心与心的交流,那种感觉挺神奇的。

后来,日记可以设置谁可见谁不可见了,变成开放日记了,也许就是现在所说博客的雏形了吧,不过还没有pingback、trackback的功能,只有以留言的方式其他人互动。

后来,互联网泡沫,黄金时代过去了……

后来,2.0来了,博客来了。

总希望跟别人分享点什么,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使人快乐;站在他人的角度,可以从文字中了解一个人的思想,让更多的人通过网络了解另一个人。

没给我带来负面效应之前,应该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