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我

慢慢的我,慢慢向你飘去,

请让我轻轻落入你的怀里,

感受掬容于心的温柔。

请让我静静诉说,

一份浓浓的思念。

曾经你以动人的微笑向我展开,

我却因固执的面对蓝天,

不明白对你的伤害;

风儿轻轻滑落我的身旁,

诉说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只为我吐露你那羞涩的芬芳;

小雨带着你那晶莹的泪珠,

要偷偷打动我的心脉,

却因我高傲的目光留下淡淡的悲哀。

慢慢的我,现在要拥你入怀,

忘情地坦白我对你真诚的情怀,

不知能否弥补你没有愈合的伤害。

慢慢的我,慢慢向你飘落,

勇敢地向你表白,

不知在你心中是否还有我停泊的港海。

慢慢的我,慢慢的向你走来。

公共汽车上下门的修改设计参考

  今天早上上学坐282路公交车,这是一种现在沈阳非常少见的老爷公交车,和无轨电车一个时期服役的加长型客车,两段车体间还有为了方面转弯而特殊设计的连接部分。

  这种车的上下门都是两扇四片带抗压玻璃的合金组合而成。每两片为一扇,中间用轴连接,方便电动开门和关门。这种车门密封性不是很好,虽然有一种胶皮贴在门的连接处挡风,但是效果并不好,在冬天的时候靠进门边会被开车带动的气流吹得很冷。

  我想要是能够将车门做成一体化的设计就会很大程度上减轻这种现象。首先可以从车门的设计上着手。我看现在长途客车上的车门都是类似日本的传统屋子那样推拉式的门(当然要高级和自动化的多),这样的门只要四周做到密封就可以了。没有什么技术障碍,不过这样的门在现在公交车上却不太容易实施,原因有以下四条:
1) 这种门无论是向外推或者向内推都需要占用额外的空间,不适应公交车本身就很狭小的空间,而且如果向外推有能推伤离车门太近的乘客(在等待上车人多的时候很容易发生,公民素质还有待提高啊);
2) 这种门要求一整块合金板做工,工艺要求更加严格,增加成本;
3) 这种门的气动系统结构更为复杂,涉及到同时向前向侧两方向运动,给维修带来了不便;
4) 公交车内人多拥挤,假设真的挤满了人,如果车门向内侧开会导致开不开;如果向外开门在关着的时候会有被人挤开的隐患。

  那卷帘门呢?首先可以解决空间的问题,但是还是会有成本增加和维修不便的问题。

  考虑来考虑去还是在原来门的基础上将橡胶连接部分改进一下最为经济,将橡胶连接部分做成与门的宽度相当的内外两整条粘合在门上,就不会那么冷了吧,不过上下两部分还是会有问题,只能沿用现在还在使用的方法,将胶皮多出一块来当在缝隙处……?

  这个想法还不成熟,还需要改进的版本:)

关于LOMO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继续阅读“关于LOMO”

沉痛悼念任仲夷同志

2005年11月15日 92岁

我永远记得我在1996年第一期改版的《电子游戏软件》杂志上看到他在担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时的题词“爱科学 玩物不丧志”。这是他在我脑海中留下最深和印象的事件。

现在我已经将近大学毕业,正是为社会、为人类发展做出自己贡献的时候,我会继承和发扬革命老前辈的优良作风,迎难而上,努力拼搏,为中国软件产业的腾飞做出自己的贡献!

胡思乱想

  新的日志会有新的读者么,我一直都很没有信心。不过,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我逐渐觉得有没有读者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是不是写过,是不是真的记录下来了,放下了。我想我只需要一个空间吧,无论有没有人。我很真心地邀请你,来过的每个人,留下些什么。起码,让我知道你来过,你来了,我就很开心了。

  是不是所有的的人都喜欢热闹,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别关注,有时候我常考虑这样的问题。我知道那没什么意义,只是为生活图添烦恼罢了,可我喜欢思考,思考使得我很快乐。

  有时候看着拥挤的人群,常常想到自己很渺小,觉得一种莫名的悲哀。觉得我们可以改变的事太少了,有时候,如果命运想让我们失去,我们怎么都留不住的。然后就会想起曾经的拥有,就会很心痛,因为已然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