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价值

?经历了6分钟下楼买药的生死时速:牙疼的我没辙,下楼买止疼片。出发走的急,衣着单薄忍受着小北风飕飕的吹,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连跑带颠到了药店发现已经关门,遂原路颠回。到了家发现牙不疼了。可能是精力都集中在对抗寒冷上,矛盾转移了。

然后就在家里卖了一会呆,发现熟悉的景象都格外温暖起来,我发现我好爱这个我熟悉的环境。就好像多啦A梦超长篇的结尾,经历了种种磨难后大雄怀念妈妈催促的声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