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篇凤姐风格的文

借菁妹的光,参观下豪宅。

走在小区的路上,感觉瓷砖都烫脚。弄坏了一块我打一个月工都还不上。

她跟我介绍说这小区里都是暴发户,让我千万别住这样的小区,我心里合计我也得有钱住啊。。

我也想借着暴发户的光跟着发一发,就让她帮我打听打听哪家还缺门童、保姆、管家啥的不。现在做个月嫂一个月都一万多,如果会外语的要价更高。我英语四级,还有国家认定的工程师证和营养师证,平时给主人烧个饭配个菜啥的,拿个中位数应该不成问题。

小区里没有路灯,她跟我说治安好的小区都没有路灯,说外国就是这样的,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么简单我就跟国际接轨了。

在她家的客厅,我看窗户特别大,就拉开窗帘往外看。她递了我一杯拉菲跟我说,坐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张江。我心里想,俯瞰个张江有啥了不起,要俯瞰就俯瞰黄浦江。等哪天我有权有势了,坐在家里俯瞰长江,把你们都比下去。

恩,明早回家就买个壁画:保卫长江组图~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必然是巧合)

比特币失败了 我很欣慰

比特币失败了,我很欣慰。为什么?我在08年底比特币刚生产出来的时候,在比特币社区里问:如果超过半数的终端受到某一统一意志的支配怎么办?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包括核心成员在内的所有人都乐观地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存在。

现实打了他们的脸,而我欣慰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中国的社会环境、人的思想和西方社会的差别被我预见到。我直到今天仍然认为这种差别依旧存在。

所有这种以“分布式”来运作的业务模式,涉及的只能是非核心需求,因为我们是在和恶魔共舞。

image

关于股权众筹平台 我的看法

投資最根本的,就是風險控制,作為投資小兵,盡量不被割韭菜的自保方式及其有限,這也是我為什麼“非面不投”的原因,沒和創業團隊、盡調團隊見過面的項目一概不投。

股權眾籌的悖論就在於:優質資產是論不到眾籌的,早就會被專業投資機構搶食一空。所以眾籌的項目【一定是】次級的項目,那麼其目的可能相對不會那麼單純,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和感覺去判斷。

而眾籌平台本身最大的價值和風險點所在,就是能否及時公佈被投項目的信息,和韭菜投資人保持信息的對稱。得民心者得天下,沒有這種覺悟的,都是坑人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