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理性人的抉择

去年,经济学家莫志宏说,政府的制度设计和经济政策,总的前提是,不要和理性经济人作对。一年之后,这句话还停留在我的脑子里。容我找两个典型事件,解释之。

第一个典型事件,与房子限购政策有关。

我有一门远房亲戚,平日里以叔叔阿姨相称,叔叔六十有七,阿姨年纪小一点,六十一岁也,住在雾霾深厚的北京城。某个周末,我去看望他们,刚走进门,就看见阿姨的脸像一朵老年的花朵一样凑了过来,她说,我和你叔叔离婚了。我一惊,下巴差点脱臼,叔叔赶紧过来说明,说的是他们两个本来有两套房子,手上也有点闲钱,但如今房子限购政策出台,他们已经没有资格买房了。看到房价汹涌上涨,叔叔阿姨不甘心如此旁观,于是想到了老夫老妻离婚,然后买房的奇招。

继续阅读“经济理性人的抉择”

大脑只开发了不到10%,那它为什么那么大?

有研究说人类的大脑只有不到10%是真正被利用起来的,即便是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大脑也才用了三分之一。那么,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来看,用进废退,人类为什么会“超前”进化出一个大部分都用不到的大脑呢?

更新:看到知乎上的讨论: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790661。此问题得解。

去年看书情况统计

image

上海图书馆发来的一年一度的读书情况统计,可以看出我去年3月和9月看的闲书比较多,而6月和12月是项目最忙的时候,没顾上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