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s. ZHAO’s Marriage 记赵圆圆结婚顺忆与赵圆圆之间的二三事

认识赵圆圆的时候,她还不姓赵。当时我还是大学没毕业的毛小子,和大多数那个时代的宅男一样,上完课回到家,打开电脑上上网。对新事物比较感兴趣。wallop是那个时候很炫的一个产品,就在那时认识了圆圆。

后来我来到了上海,自然而然见了面(我俩都记不清第一次是啥时候因为啥事见的面了,又都懒得翻日记)。再后来一起组织了几次活动,又有相似的兴趣爱好,一来二去就熟络起来了。

后来,我们又一起组织和参加了春季赛歌会,又一起给文樑同学的卡拉OK大赛加油。

赵圆圆同学是一名基层公务员,她的最大特点是行为上举重若轻,思想上小青蛙跳荷叶。

圆圆同学找到了幸福,剧终。

附送彼氏彼女美好回忆若干:

100 Quiz to ZX zx激白100问 – 2011版

自然情况

1. 名字?
zx

2. 其他称呼?
网络上用过xx、xx、xxzx,现实中被经常不明所以的叫做x老师x哥

3. 出生地,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沈阳。东北腔会经常流露出幽默的因素。

4. 出生年月,多大了?
x年x月出生,今年(2011年)xx岁

5. 属相和星座?
属猪,处女座。是不太标准的属猪的处女座。

6. 血型?
B型。

7. 身高体重和三围?
Continue reading “100 Quiz to ZX zx激白100问 – 2011版”

20110112 带着梦话醒过来

今天早上7点被闹钟叫醒,但是成功睡回笼觉。觉里做了个梦。

第一个场景是梦见和长大后的小学同学一起,在去往什么地方的一辆中巴上玩耍。中巴是那种面包车改装的,前面靠窗的部分把座位去掉,加了一排帖着车窗的木凳子。3个小伙伴坐在木凳子上玩猜拳。其中一个小伙伴叫刘洋,他背后的窗户是打开的,我大喊让他把窗户关上,不然会掉下去。他说没事。

第二个场景也是在车上,还是去哪玩,不过变成了摩托车,还是同样几个小伙伴,每个人坐在一个摩托车的后座上,几辆摩托车往前开着。画面一转,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车速慢慢降了下来。这时候有个小伙伴说“我们被劫了!”。我才意识当摩托车经过的路已经被几个人堵上,摩托车行进的方向上也有几个不良少年。其中一个正在打另外一个看上去不是一伙的人,可能是在前面被劫的。我们几个服从地下了车。我上前跟刚才那个打人的人说了一堆解围的话。说得挺机警的,感觉就像葛优在《让子弹飞》里面的台词和神态。诸如“哥如果要练,我们几个并不合适,不过哥如果要觉得缺家伙,那小弟们还是能孝敬您的…”等等。

说着说着就醒过来了。

 

可能是头天说太多话了的缘故。

我如果干个盗梦空间啥的,不知道能不能成事儿。

2010年个人财政情况总结


记得刚到上海的时候,一个月工资是2000元,当初个税起征点是1400元,所以每个月要交76元钱的税。外公知道我的月薪后,开玩笑的跟我说,“只能够吃饱肚子哦”。然后一年,工资涨到3000元,跟外公报喜,外公说“现在看来除了够吃饭,还可以买上裤子了:)”。后来的时间,收入的来源逐渐多了起来,去掉性价比低的,工资只占所有收入的一少部分了。而且也越来越能够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了。今年再给外公打电话,恐怕他会说“可以住大一点的房子了:D”吧!

不过可以从表格中看到,吃饭、房租这两样必不可少的开销,还是占了全年消费总额的50%,还远达不到“幸福”的程度。可能会跟我的统计方法有关。这次的统计中,周末聚会和请客吃饭也算在基本的吃饭项目中了,因为去年制定此表的时候,还没料到今年会有如此多的请客吃饭,这一方面可以侧面说明人际关系上有所进步,另一方面也要求我在制定今年的表格模板时,需要将情况考虑的更复杂些,将基本的伙食和请客宴会分开。

Continue reading “2010年个人财政情况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