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一、关于牧牛图颂

禅门十牛图,喻示禅宗修心的十个阶段。唐代的大禅师们——诸如马祖道一、百丈怀海——很喜欢用 “牧牛”比喻“治心”,即将牧童比作人,将“牛”比作“心”,或是将牧童比作“心”,而将牛比作“性”,以十牛比作修心的十个阶段。《景德传灯录》记马祖问石巩:汝在此何务?答曰:牧牛!同书记长庆懒安称自己在沩山三十多年不学沩山禅,但牧一头水牯牛。这些牧牛公案后来逐渐形成图卷,并由许多禅师依据图卷作成偈颂,从而成为图文并茂的禅门心法著作。
禅门十牛图,脍炙人口,历代禅师依图唱和的偈颂甚多,其中尤以宋太白山普明禅师,和宋梁山廓庵僧远和尚所作十牛图颂最为著名。

著名禅师普明所作的“牧牛图颂”是禅诗中的佼佼者。因其诗“言近而旨远”、其图“象显而意深”,故为广大参禅者所珍爱,唱和者代不乏人,远至日本亦有酬唱之作,其数量之多,达洋洋二百余首,在诗歌史上实属罕见。普明禅师生卒年不详,但从万松行秀(1166- 1246)《请益录》中“太白山普明禅师颂牧牛图十章”的记述来看,当是宋代僧人。普明禅师生卒年不详,但从万松行秀(1166- 1246)《请益录》中“太白山普明禅师颂牧牛图十章”的记述来看,当是宋代僧人。五代后晋僧。唐季人。天福间移嘉禾,建普明禅寺。有《牧牛十颂》,复系之以图。明云栖祩宏为之序,见光绪《嘉兴府志》六二。

《遗教经》云:「譬如牧牛,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牧牛之说自始起。

明代莲池大师(一五三二~一六一二)说:「普明未详何许人,图颂亦不知出一人之手否﹖今无论。惟是其为图也,象显而意深;其为颂也,言近而旨远;为人持为左券,因之审德稽业,府察其已臻,仰希其所未到,免使得少为足,以堕于增上慢地,则裨益良多。」

石屋(一二七二~一三五二)诗云:「日日骑牛不识牛,何须辛苦外边求。只消蓦鼻牵来看,便是寻常这一头。」

牧牛图颂,是一部讲禅门心法的偈颂,用牧牛譬喻治心,由普明禅师首唱,诸家后多有和韵

。牛者,识心;牧童,照心;鞭绳喻精心;以觉照来灭妄念纷起、无明造作的识心,鞭策行人时刻用功,勇猛精进,使原本圆明清湛的本性开显,是故牧牛图颂也就是修行过程中的一缩影譬喻,借此奉告警醒佛弟子慎察默省,也由一连串的循序渐修,黑业转为白业,然后达到人牛不见、能所心法双泯的境界。

普明禅师的牧牛图颂所绘之牛由黑变白,分为:(一)未牧。(二)初调。(三)受制。(四)回首。(五)驯伏。(六)无碍。(七)任运。(八)相忘。(九)独照。(十)双泯十个阶段,其着眼点在于调心证道,以人牛不见、心法双亡为最高境界,修行方法上主循序渐进、历阶而升,带有神秀一系“渐修”的特色。

在唐宋诗林艺圃中,禅家诗是其重要组成部分。禅诗虽不足以夺李、杜、苏、黄等人之席,但同样也是诗中的别调。唐宋时期的禅诗大致在三万首以上。

禅与诗的关系,元好问的《学诗七绝》说得好:“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这说明禅与诗是有某种内在联系的。

以比兴诗寓禅之无上道,正是借重其“不触”、“不黏”、“不落言诠”、“不涉理路”的艺术特征,这种特征和禅的不立文字而又不离文字的旨趣是一致的,因而能很好地显示禅境和证悟。

其“不背”、“不触”的艺术手法既可以让人有所体认,又不会落于理知,这就叫说而无说,言满天下而无口过。

二、牧牛图颂解析
【未牧第一】


狰狞头角恣咆哮,奔走溪山路转遥;
一片黑云横谷口,谁知步步犯佳苗。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野性颠狂声乱哮,归途不识路岐遥;
那知脚下泥深浅,只管驰混踏苗。

《易经》云:“君子卑以自牧。”人的心性未经琢磨时,就如同未调驯的野牛,因野性使然,扬头横角,恣意咆哮,狰狞可畏;终日奔走在溪山之间,越走越远,不知回家;黑牛因黑云密布谷口,迷失方向;步步践踏佳苗、犯人苗稼而不自知,随意任性不能加以节制。

这就好比未调驯心性之人,未经琢磨,正如同黑牛咆哮奔走,此处的黑云好像是五阴恶念,遮蔽了本有的光明佛性,处处纵贪瞋痴无明的习气,砍伐了自己的善根仍不自觉,甚至还侵犯到他人的心田上,是容易自恼恼他的。

禅人不知调御心性,也会有违“明心见性”的宗旨,远离真心的家园,无悟道之可能。色、受、想、行、识这样的五阴恶念就象乌云一般到处弥漫,遮住了光明本性,以至迷失了归途。只可惜,那难得的善根所生长的佳苗,被狂奔的野牛践踏殆尽。

此和诗之作有六:

1.箬庵通问禅师:「多年一片闲田地,蹂踏堪怜损稼苗。」

2.山茨通际禅师:「谁知宇宙皆王化,乱踏云山犯稼苗。」

3.一指庵香禅师:「眼底只贪畦畔草,那知回首有灵苗。」

4.〔车*度〕轹道人:

「狭路相逢刚识得,甘心饥饿不尝苗。」

「满地闲花都踏遍,那知异草并良苗。」

「嚼尽山花吸尽水,不留常住一茎苗。」

吾人心性未调之时,纵六根逐六尘境,迷失自家本地风光,所以牧心才能逐步寻到「回家」之路。

北宋廓庵师远禅师也着有“牡牛十颂”,我们可以对照共赏,其第一首是“寻牛”:

“茫茫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力尽神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禅吟。”

【初调第二】


我有芒绳蓦鼻穿,一回奔竞痛加鞭;
从来劣性难调制,犹得山童尽力牵。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潜通一窍鼻初穿,穿了才堪痛下鞭;
左右拘挛时不放,一条芒索紧相牵。

【赏析】牛喻心性,牧童则喻心的主人。好比是勇敢的山童,猛然间用芒绳穿贯牛鼻;放荡不羁的心性终于被主人强行管束,受到调制。然而,心猿意马,甚难控制,所以还会“一回奔竞”,为此牧童仍须痛加鞭策。人的心性由于长时间被无明烦恼熏习污染,一下子很难荡涤干净,就象牛儿不甘芒绳穿鼻,奔走驰竞,不遵约束。因此,主人丝毫不能懈怠,尚需时加惕磨,尽力护持,务使其循善去恶,改过自新,方能免其恣纵。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二首是“见迹”:

“水边林下迹偏多,荒草离披见也么?纵是深山更深处,撩天鼻孔怎藏他?”

【受制第三】


渐调渐伏息奔驰,渡水穿云步步随;
手把芒绳无少缓,牧童终日自忘疲。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从今不敢复狂驰,信手牵来也肯随;
几度披蓑陇亩里,栉风沭雨那曾疲。

【赏析】牛儿既已受制,且在痛加鞭策之后,已经野性渐去,不再四向奔跑;心性调伏之后便不再颠倒妄想,违理犯过。但是,这时仍处在关键时刻,心主——牧童的制御功夫仍不可省,无论是流涉人世苦海还是穿过现象界的迷云,都必须紧随其后,不能稍懈。只有这样,才能善念日增,劣性日消,否则便会前功尽弃,牛不调驯,心不调伏。当然,调制心性,迁善改恶虽极其辛苦,但苦中有乐,乐而忘苦,所以牧童终日忘其疲倦。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三首是“见牛”:

“黄鹂树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只此更无回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回首第四】


日久功深始转头,颠狂心力渐调柔;
山童未肯全相许,犹把芒绳且系留。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要骑背上便低头,拽头来性亦柔;
只恐有时还倔强,垂杨阴里尚拘留。

【赏析】俗话说:放下屠刀,回头是岸。牛既受制已久,调驯功深,便开始回心转意。当然,回心转意也经历了由勉强转头到自然回首的过程。人性亦同。人有劣性,自知忏改,即是回首。换句话说,心由勉强向善而进至于自然向善。然而,此时心主——山童仍然不能完全相信相许,放松警惕,因为颠狂之心虽已调和柔顺,可是长时间的习染不可能一下子荡除干净,时时都有逾越的危险,因此克制的功夫、防闲的工具断不可去,还需把清规戒律这条芒绳系在牛的鼻子上。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四首是“得牛”:

“竭尽精神获得渠,心狂力壮卒难除。有时才到高原上,又入烟霞深处居。”

【驯伏第五】

绿杨荫下古溪边,放去收来得自然;
日幕碧云芳草地,牧童归去不须牵。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月下风前山水边,随从到处竟恬然;

相看彼此无回互,收卷绳头不用牵。

【赏析】“绿阳阴下”和“古溪边”在普明禅师那里别有喻意。前者喻“色界”,后者喻“空界”。就是说,只要牛儿野性全消,那么无论是在绿杨阴下,抑或是在古溪岸边,都会放收自如。同样,人的劣性全消,善性纯乎精粹,则动辄亦会合乎天理良知,不待修持克制,不假勉强作为。此时牛已驯伏于牧童,不劳牵调,在薄暮浓云的芳草地上,步步自随主人之后。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五首是“牡牛”:

“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拘自逐人。”

【无碍第六】

露地安眠意自如,不劳鞭策永无拘;
山童稳坐青松下,一曲升平乐有余。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人牛相伴已相如,鞭索全抛浑不拘;
抿耳攒蹄安稳卧,悠扬笛韵乐无余。

【赏析】黑牛变成白牛,喻心性由劣性臻于善境,不仅绳索既除,而且厩枥亦废,露地安眠,丝毫不加防范,因此才“不劳鞭策永无拘”。正因为恶念尽消之后,所作所为皆出自然,合乎天性,无拘无碍,所以心主牧童便可安闲自在,稳坐青松之下,短笛横吹,奏出升平的乐调,一片快乐详和的景象。只是“牛”的一念尚存,还需在开悟之后经过“保任”之期。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六首是“骑牛回家”:

“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任运第七】

柳岸春波夕照中,淡烟芳草绿茸茸;
饥餐渴饮随时过,石上山童睡正浓。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尽日终年在此中,春回大地草初茸;
随时饮啖随他去,管带无劳任睡浓。
【赏析】牛的纯白喻心的纯善,此时心已达到完全解脱自由的境界。如果说此前“无碍”阶段尚需心主牧童照料看守的话,至此“任运”阶段则一切外力均属多余。因为一切行为,如日月之行天,出于天性自然,毫无勉强。于是,牛在“柳岸春波夕照中”,在“绿葺葺”的“淡烟芳草”里,饥餐渴饮,随时任运,自然合道;牧童也可以安眠石上,高枕无忧,一任牛儿东奔西驰。此所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七首是“忘牛存人”:

“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

【相忘第八】

白牛常在白云中,人自无心牛亦同;
月透白云云影白,白云明月任西东。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白牛谁道雪山中,此日看来一色同;
牛也萧闲人也散,任他南北与西东。

【赏析】白牛白云,纯乎一色,至此不仅心性纯乎善、合乎道,而且主客之间的差别也已泯灭,从而达到性无善恶、形元尔我的境地。对于心主牧童来讲,已不存在牛的念头,更不会起心作念去调伏;对于牛来讲,再也不需要牧童的牵拽而能自然合道。牛与牧童的相忘,是谓“人自无心牛亦同”。这里的“明月”代表自性,为体;“白云”比喻现象,为用。明月与白云同色,意指色空一如,体用不二,人牛相忘,主客不分。在明月与白云的交相辉映下,任东任西,无不自在。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八首是“人牛俱忘”:

“鞭锁人牛尽属空,碧天寥廓信难通,红炉焰上曾容雪,到此方能合正宗。”

【独照第九】

牛儿无处牧童闲,一片孤云碧障间;
拍手高歌明月下,归来犹有一重关。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庵格禅师和
牛既忘兮心自闲,闲闲来往在山间;
灰头土面浑无事,枯木岩前尚有关。

【赏析】客体的牛已不复存在,“一片孤云”如同性分中一点灵光,彻上彻下,纵横舒卷,无挂无碍。用这颗无差别的心去观照世间一切现象,则无不光明正大,些无渣滓。至此地步,调摄心性,已臻至境,只是主体的“我”还在明月下拍手高歌,尚未能摄归大全,因而必须突破最后一关,方可走向圆满。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牧牛十颂”,第九首是:“返本归源”:

“返本归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

【双泯第十】

人牛不见杳无踪,明月光含万象空;
若问其中端的意,野花芳草自丛丛。
禅门十牛图—牧牛图颂

梦庵格禅师和
绝无人影与牛踪,阶级何为凿太空;
究竟本来无一物,依然万象自丛丛。

【赏析】牛已不见,人亦不见,无尔无我,人我两忘,唯馀象征大圆镜智的一轮明月,光含万象,将人牛等俱摄于宇宙大全之自性。至此主客双泯之极地,道行圆成,一切复归于自然。就一个参禅者的过程而言,一般在未悟道之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悟道有个入处以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经过“保任”、“休歇”之后,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这里的“野花芳草自丛丛”即此开悟后的境界。

对照廓庵师远禅师的“牡牛十颂”,第十首是“入廛垂手”:

“露胸跣足入廛来,抹土涂灰笑满腮。不用神仙真妙诀,直教枯木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