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迅雷支招

看到这篇迅雷幻象,有感。

我认为,下载是一个习惯,应该不会因为云计算的出现而消亡。云计算目前来看是理想,是补充。离线的情况在可预见的将来,还是常态。所以,下载这个行为不会消亡。

至于迅雷怎样利用其变现。给收费会员提供增值下载服务是一个方法,不过要变个方式:不是迅雷提供服务器储存版权内容,而是给会员一块租用或者永远的空间,会员自行上传任何文件,好友间允许分享文件或文件夹,这样去中心化来规避法律风险。这参考了QQ中转站的模式,不过QQ中转站是临时存放,因为用户上传完了没有维护的义务。而迅雷可以永久存放,会员自己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如果有足够的速度优势和装机量,用户会用迅雷分享软件和视频等。
继续阅读“给迅雷支招”

想家的时候

我是个有山靠山,没山独立的人。但在上海的这几年,我还是会有想家的时候。

有一次风吹灰沙,进了眼睛。无论如何,就是出不来。这时我非常想有个人能帮忙看看,在家一般都是妈妈。虽然她眼睛更多的时候也因为年龄关系看不到究竟有什么,但即使自己一时半会看不到了,也还有人帮忙取东西,心理上也总是个安慰。
继续阅读“想家的时候”

An End? Or a new start

今天大炒特炒了Google退出中国事件,有一小撮网友还给Google中国献去了花。不过让我们回头看看Google官方博客的原文,字斟句酌的理解一下,看看事件真的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吗?

1、Google.cn推出的时候,事实上已经跟政府达成一致,妥协了不显示敏感信息,当初也有网友炮轰谷歌开始“作恶”了。今天,信息还是同样的信息,Google现在又拿这个来说事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2、中国能叫得上号的有影响力的人权分子也就那么几个,这在Gmail每天巨大的登录量看来,是沧海一粟。就算Google通过“云计算”,发现其中的规律,能够精确指向说这几个帐户经常被滥用盗用。但是,反过来想想,每天这么多帐号被盗用,Google为什么要格外关心这些人权活动者的帐户呢,Google是怎么知道这些帐号是人权活动者的呢?

3、原文说,“Only two Gmail accounts appear to have been accessed, and that activity was limited to account information (such as the date the account was created) and subject line, rather than the content of emails themselves.”。这句话写得很有意思,我下面会详细说明。在这之前我想请教各位一个问题:在座的各位都是Gmail的使用者,请问你怎么查询“the date the account was created”的信息?我想到的只有一个方法,如果刚注册Gmail时的欢迎邮件没删的话,这个邮件的发送时间就是帐户的创建时间。不过上面的原文也说了,被盗入者只关照了邮件的标题,没看内容。没看内容怎么看帐户创建时间呢?这个时间对盗入者来说,有什么价值呢?
继续阅读“An End? Or a new start”

一个好消息

今天早上获悉我的初恋通过了国家公务员的笔试,表示祝贺。

3月3日更新:初恋同学很给力的到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辽宁监管局某地银监分局就职了,成功地转变为公务员阶级,再次表示祝贺。

虽然物是人非,但毕竟也是拥有许多共同回忆的两个人,看到她的成长,还是送上默默地祝福。如果被她知道,很可能会说“切,没你的祝福我也照样能做到”的吧!

我也不要落后了,加油!

另外,就是希望朝韩局势稳定,别给周边地区造成紧张气氛。

银监会2010年面试通知
最终录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