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少数派

所以,如果多数人趋向于天秤一端,我会本能的下意识的往另一端移动。

于是,想预测我的行为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拿今天晚上的熄灯活动来说,我不会拉闸。

而且,这跟支持不支持环保没关系。

更新:另一种声音

网上转来的,只供参考。

以下是另一种声音:

同志们,最近美国所谓的环保组织发起“地球一小时”的关灯活动,大家千万别响应啊,因为2009年3月28日晚上8:30——9:30正好是中央电视台并且在全球播出的庆祝西藏民主解放五十周年纪念晚会,很明显,这个时候,所谓的环保分子发起的“地球一小时”,阴谋大家可想而知,“地球一小时”这个活动,为什么这次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而且为什么是中央电台公布的这个晚会后,才在中国传播?时间真那么巧合吗?
我查过,明天晚8点确实是有这个节目。请勿响应328关灯计划,众所周知,发电机输出的功率不变的情况下,要是电网的负载突然减少,电流或电压就会急剧上升,电网就会过压,要是超过了电网承受最大值,联着的电器就可能烧毁。关1小时灯根本节约不了能源(因为电厂仍按原计划在发电,多出来的电无法储存起来,只会造成灾难),节约能源要靠大家平时点点滴滴,而不是搞这种害人害己的形式主义!

找工作感悟:公益的价值

虽说这年头打着公益幌子干什么的都有,不过我庆幸活得还比较单纯,周围的圈子也相对比较靠谱,都是些有话直说,并且做事的人。虽然每个人都有明显的优缺点,不过因为互相了解,所以效率很高。所以不到5个人的核心团队,不到一年的时间,组织了50个上海各高校的普通学生,深访了120位成功的创业企业家,并且出了一本公益书

我以为这是一个结束,没想到在我找工作的时候,它竟是一个楔子。

今天去面了一家位于浦东的民营软件公司。刚到公司的时候HRMM只是带我参观了公司一周,而并没有问什么问题,就在我比较奇怪的时候,HRMM告诉我,由副总亲自来进行面试。我那张由于睡眠不足而半争半闭的眼睛有点不由自主的恢复到默认值的状态。(没见过世面,大家不要大惊小怪,恩……)

面试的时候,我例行的工作经历陈述被副总的一句话搞得急转直下,“你们的书我看过……”并且说了看到这本书的经历。我意识到,我倒背如流的经典三段式要在这里告一段落了,随后话题围绕着这本书展开,牵扯出很多八卦的故事出来,而实际的面试则到此为止了。

不过,后知后觉,我其实在不经意间的确有很多减分的因素在面试中出现,当时也许没什么察觉,不过过后一回味,公司的不足还是不应该在只见第一面的时候就不依不饶大放厥词,毕竟我是应聘者,而不是评估组。只看这位副总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啦,如果不“匹配”的话,估计本来很完美的面试就被这些“污点”盖过了。

但对于参与公益的我来说,有这种意想不到的回报的确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只是看到教育体制的不足,想通过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来补充它、完善它。而在这过程中,其实是“身不由己”地慢慢深入进去的,我一直以来对公益的定义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仅此而已。

而今天,这种附加的得分对我无形中的鼓舞是巨大的,也坚定了我继续做下去的决心。

找工作随感:为什么我没有英文名字?

名字

接连几天,去了多家企业面试。其中每到一个外企,第一个问题都是:你有英文名字么?遇到这样的问题,我都是回答,“有,ZXXX XxxZ-X-X-X-X-X-X”。这时候,有的HR会比较困惑,眼神里透露着“我的意思是English Name”的讯息。

我知道,在外企中,中国人都要起个外国名字,方便彼此称呼。像之前在国企或者民企,我们都叫李总、王总、张工、赵部长……,外企的文化是直接叫名字,steve、erica、alex……,而像魏OO这么个性的名字,太特殊,比较偏门,不过也符合逻辑,想必也只有中国人才能干的出来。不过这里我并不想说外企文化上的问题。

这种直呼其名的方式我晓得它的好处,但是,我不喜欢别人叫我一个我没反应的名字,也不想培养这样一个巴普洛夫反应。且不论这种名字签下去有没有法律效力,我着实不希望别人记住的我,是一个并非爹妈给的陌生名字。所以特别羡慕姚明、孙继海,因为每次看球时,主持人都直接喊他们Yao Ming、Sun JiHai,而不是一个英文名字,也不是姓名颠倒过来的外国念法。

我知道英语的普遍流行源于英国在一百年前的空前强大,现如今最先进的科技文献都是英语的,所以我们要学英文,要看懂最先进的东西,学以致用,师夷长技。这话是徐小平说的。我不排斥喊别人英文名字,只是我不希望自己有那样的名字。我能理解为什么马云叫Jack Ma,李开复叫Kaifu Lee,不过,只是,我不想被人这样记住。

我希望,龙就叫Long,而不叫Dragon;
我希望,长城叫Chang Cheng,而不叫什么Chang Cheung或者Great Wall;
我希望,旗袍叫Qi Pao,而不叫Cheongsam;
我希望,不折腾就翻译成“Bu Zhe Teng”,而不要再折腾;
……

如果说这是输出价值观的表现,我也希望我能给我周遭的人输出这样一个起码的价值观:我叫Zxxx Xxx,Z-X-X-X-X-X-X。

如果说我骨子里有中华民族的血缘和传统,恐怕也是体现在这儿了吧!

终于可以关机了

记得最早一次连续开机时间最长的记录,是在刚买电脑后不久,为了下载一个名叫网络创世纪(UO)的游戏。当时只有52K Modem上网,而UO的客户端是355M,最菜鸟的时候用IE5拖到过43%,记得当时是一个周六,早上6点起来就开始拖,直到就要下午去奶奶家串门时,进度才到43%,因为大人们不放心家里没人开着电器,所以强制把Modem的线拔了。

后来有了网络蚂蚁,如获至宝。再后来,懂得关闭显示器主机可以照常运作的道理,所以周六的时候开着网络蚂蚁,关着显示器,然后读书或者看电视,再出门的时候就可以让电脑在那里一直工作了。这样大概也净花费了我3天3夜的时间,才把这个庞然大物拖回来。

当时的硬盘是7G,我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并没有现在这么多所谓简化版、精简版的操作系统,所以Win98要占上700M,再加上电脑里原来就有的瓶瓶罐罐,想腾2个G出来装这个游戏,的确有点难,不过这个困难最终还是被我克服了,后来还自己搭了个私服把Jarry服务器里面最好的几个朋友拉过来玩,虽然几个朋友都抱怨卡得不行(好像最多同时5个人在线,不算我这个吃CPU和内存的,平均一个人1.2k的带宽),但还是玩的很高兴。这些是后话。

自从有了bat这种文件名,人类对效率的追求就不曾停止过。后来又慢慢接触了cmd、VBS、变速齿轮、按键精灵(那时候还没有GreaseMonkey和iMacro,甚至还没有FireFox),才得以从“纯体力技术工种”慢慢晋升到“脑力体力并行工种”。

这几天,为了从rapidshare拉一个大家伙,真是折腾坏我的电脑了,先是找到一个Java写的客户端程序,可以自动拉的多URL的。但是因为我的机器绝对不装Java,所以在虚拟机上跑这个软件,而rapidshare有“定时定量”的规则,这样得等n久才能下回来,怎么办?

经过朋友推荐,有找到一款rapiddownload.exe。这是一个好东西,还可以逃避“定时定量”,所以原本需要10天才能下完的东西,被5天搞定。

说起来Windows连续5天工作正常(白天我还是正常地超常使用的),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另外,rapidshare的自动检测是可以读取zip、rar、7z、tar、gz等里的数据的,所以得用自己的壳传版权数据。

几件让人恼火的事情

不知道你在使用网络、软件的时候是否遇到CPU100%、硬盘狂读、系统没响应的状况?

哪些状况是让你深恶痛绝的?不妨揪出几个典型的来骂骂:

1. 基于java的所有应用:每次启动java的不管什么东西,cpu必然100%一段时间,电脑没有响应。而且java的那种组件模式都是com.sun.java.bla.bla.bla那样的,一是文件夹和文件名都特别长,想找一个文件夹,不得不把资源管理器横向拖动个两三回;二是文件特别特别多,文件夹层次特别特别深(虽然是很标准tree结构),要删一个东西索引的时间特别特别长,删的过程特别特别慢,所以现在,虽然公司的电脑里因为工作关系不得不装n多java环境,但是自己的电脑,始终禁用java,并删除系统目录下classes文件夹下的所有东西。

2. 呼呼啦啦读硬盘,读个没完没了的:MSN是代表中的代表。filemon和fiddle了一下,每次MSN启动,都要把所~~有好友的状态/签名/图片更新一遍,如果装shell了还要把所~~有聊天记录都扫描一遍。硬盘卡卡的,心疼啊。还要举一个例子,chrome,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相同的问题。浏览的时候,难免开新窗口,开多了,关多了(我这大概8-9个窗口持续一阵的时候容易出现),这个问题就出现了。那就是,再新开窗口的时候,硬盘咔咔响个没完。同样filemon了一下,原来是chrome在读history cache和Thumbnails,用history cache的网站频率出现次数加载Thumbnails中的缩略图,在New Tab中展现缩略图。不知道大家的chrome有没有这个毛病,反正是把我心疼坏了。

3. 容易造成鼠标不动弹的软件:比如,QQ2009,英文版。和大家一样,QQ是挂着的,不怎么主动聊天,这时候前台会运行过很多程序,ie firefox chrome foobar thunder antiarp tpfancontrol ps maya sigmaplot googleearth等等,这时候如果有人跟你说一句话,你一双击那任务栏小图标,这顿等啊,这功夫我俩短信都能发出去,着实很让人恼火。

另外,在我的IE6下打开gmail内存一下子从20M干到100M,而且就不回来了,这个也让我很郁闷。

借用一句央视内部晚会的话:真是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