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SNS实名制之殇

  1. 旧事重提,是为了更好的进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是善意的。如果触及到您的个人利益,还请谅解。
  2. 5GSNS开站以来,两次比较大的风波,都和马甲有关。王小可和这次的宋辛,无论观点如何,谁对谁错,最后都是倒在马甲的决定因素之下。
  3. 拒绝马甲,保障了实名用户的权利和5GSNS圈子的可信度,管理层这样做,出发点是正确的。作为一名普通用户,我深感实名制的好处和非实名制的麻烦。
  4. 现阶段以每天几百个ID的注册速度来看,人工审核没有问题。不过随着网站注册用户的加速度增加,总有验证不过来的时候。
  5. 中国互联网网情是默许虚拟ID的,对于你不熟悉的人,你无法判定他是用的实名还是虚拟ID,他的虚拟ID是常用ID还是马甲。随着活跃用户的增多,越来越多你不认识的人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中,因为5GSNS再圈子化也是个公共场所。所以我觉得,如果5GSNS要大范围推广,则实名制必然遇到执行困难;否则安于现状,保持高效交流,仅限于小范围的内部圈子。我个人判断5GSNS早晚会加大推广力度,增加影响力。
  6. 继续阅读“5GSNS实名制之殇”

为什么不去ChinaJoy?


去ChinaJoy的主要目的:

1 美女效应:挨个展点盘查,而且也不用偷拍,大大方方的举起自己的长枪短炮;

2 好玩游戏:新款大作参展,试玩下(不过说实话我对国内厂商的游戏没什么兴趣和好感,他们除了圈钱,很难拿出有“游戏性”的游戏);

3 巨贾厂商:跟儿时熟记的品牌近距离接触下,带着朝圣的心情;

4 从未参与:想第一次尝试;

5 认识朋友:说不定会有同好碰到;

6 学习会展:学习一下人家这么大型的活动是如何让所有程序井井有条的,增加自己阅历,同时以后也许会用到。


为什么不去了:

1 美女的可替代性:通过image.baidu.com搜索ChinaJoy有很多照片,很多blog上也会第一时间发出,感觉自己实地看也不如这些人UGC的力量大;

2 美女的视觉疲劳:看多了美女后期再看到的美女对自己需求满足相对较少,我还是希望能在偶然的时候碰到自己中意的女子,而不是她们一起出来让我眼花缭乱;

3 大作的数量太少:貌似本次CJ的作品没什么能勾起我想试着操作玩玩的,都是流泪和打哈欠的游戏,如果在当场睡着就太对不起主办方、观众和自己了;

4 主办方太装了:没有多余名额,一张工作证都如此难弄到,可见铜臭味过重,美女啊~大作啊~只不过是圈钱的幌子,老子没那么多闲钱让你糟蹋;

5 有更重要的事情:工作相关,不再详述;

6 不想让印象中美好的事物被我偶尔的好奇和冲动埋葬:得不到的是最美,人和事都是这样。

偶得

90年的时候,家父打印回来一卷诗词,放在桌子的玻璃板下面,于是这篇诗词就是我除了《鹅》、《锄禾》和《画》之后第四首会背的文章。现在仍可熟背于胸。今天看来,本文难免有些儒气。但这十几年的经历总能证明,心态比其他一切都重要。

我们运筹帷幄,我们挥敕方遒,我们牺牲一些来换另一些,又牺牲得到的一些弥补丢失的一些……

自省中。

在此奉上全文:

大丈夫成家容易,士君子立志何难。

退一步自然安稳,忍一句便无忧伤。

让他三分何等清闲,忍耐一时便是神仙。

青山不管人间事,绿水何曾说是非。

有人问我红尘事,摆手摇头总不知。

须交有道之人,莫结无义之友。

饮清静之茶,戒色花之酒。

开方便之门,闭是非之口。

持富欺贫之人不可近他,反面无情之人不可交他。

面是背非之人不可用他,不知进退之人不可说他。

说谎制骗之人不可惹他,轻言寡信之人不可托他。

饮酒不正之人不可请他,时运未至之人不可欺他,

不识高低之人不可踩他,来历不清之人不可留他。

但凡世人,无人刷白:说我、羞我、辱我、骂我、毁我、欺我、笑我、量我,

我将何以处之?容他、凭他、随他、尽他、避他、怕他、由他、任他,再过几年看他。

太上曰:天神共怒,王法难容。近报在他自己,远报在他儿孙。

识破世情争什么气,不敬父母修什么佛,

不遵圣贤读什么书,不惜字纸成什么名,

不敬先生教什么子,不勤耕种作什么田,

不知礼义为什么人,心肠不好念什么经,

大称小斗吃什么斋,名利心重想什么后,

子孙不贤买什么田,急不相济成什么亲,

难中不扶解什么忧,识破乾坤认什么真。

今日不知明日事,人生斗气一场空。

说一说“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似乎是一个贬义词。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如果我们都是一个个简单的人,一心一意地做着一件件事情,结果,是否会往他所想的方向发展?
也许不会。

但会不会被另辟蹊径,最终完成了一个开始想都没想的结果呢?
也许会。

——“别有用心”

当我们给他人带上这样的帽子时,这是一个多大的恐怖啊!就像上海现在的天气,乌云密布,雷声隆隆。

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真的太难太难,而了解真实总是显得芒远而不可知。历史中充满了我们一代人一代人的主观,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最终造不成巴比塔的原因。
继续阅读“说一说“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