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藏着的一个名字

曾淑莺 1934-08-05

突然想起了郭德纲在相声中唱的不着调的“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给一个人(1)

[audio:http://zedex.cn/bgm/ShioriFujisaki-OST04-Oshiete-Mr.-Sky.mp3|autostart=yes|titles=Oshiete Mr. Sky|artists=Shiori Fujisaki]

我是一个人
有时候会想一个人
就一个人

天空晴朗的时候
抬头就可以看见太阳
夏天 午后吧
教室窗前的落叶树
被风吹的沙沙
照射进来的 金黄色的阳光
暖暖洒在身上

在写什么 在写什么
回答被像海浪般的沙沙声盖过
也许这就是我要的

站在顶楼上
看操场你来我往
还是有微风拂过

是在听水草舞蹈
还是小鱼儿歌唱
散步在河边
收获的不仅仅是 绿地青草

谁在呼唤
呼唤着谁
我们还小的时候
总有不可名状的事情
现在
总会有些感伤

是个好人
相信好报会到
总是经历坎坷
希望遇见你是我期望的
告别一些
收获更多 吗?
随着树干长高 粗壮
我们成长
喜欢我吗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
怎么迟迟不讲
我喜欢你
是我心中所想
为何渐渐遗忘

我喜欢的音乐
就那么几个
听 反反复复
烂熟于胸
但是见到熟悉的旋律
还是情不自禁的放慢脚步 驻足欣赏

苦于陷入一种
不能自拔
戒 反反复复
却不能够
可悲 可叹
一点也不

侧耳倾听
不是欢笑的孩子
不是雨打的树梢
不是灰尘的操场
不是心灵的歌唱
不是老师的教导
不是叽喳的小鸟
不是呼啸的列车
不是穿行的人流
不是自行车铃铛
不是手机的声响
不是 不是 绝对不是
你想到的 统统不是
你想不到的 也许就是
想到了 又不是
要不要继续猜
还是要放弃想

触碰到一些久违的情绪
被它们感染 情不自禁
我爱你

我不去想刚才写下什么
总之思想呼之欲出
今夜我回归感性
明天醒来 要不要再?

人活着为了什么?

  曾经,我懵懂少年。我的理想颇为远大,也颇为遥远,现在想起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决不觉得当时幼稚。我记得当初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大家都互相留同学录,我在“你的理想”一栏中是这么填写的,那就是当时的我的内心想法——我要在浑南那一带盖一座地下“城市”!当时的浑南还是一片菜地,一片绿油油。现在几乎成了沈阳南部进入沈阳的标志了。

  曾经,我豪情壮志。像是受到无限的鼓励,一心要达成自己要做的事情。制定宏伟的目标,觉得自己是世界上的唯一一个。我一定会成功,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有无限美好的将来。碰了那么多壁,周围的人都试图、但却从未将我阻拦。那么长时间,我的菱角被磨平,一路伤怀,愤世嫉俗。

  曾经,我情窦初开。那么长、那么长的分别的日子里,想着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共度一生,哪怕放弃我的理想,哪怕让自己的将来很平淡,哪怕自己一无所成,成为一介平民百姓。只要和她在一起,只要毫无顾虑的好好的、平平淡淡地过生活,心心相映,就好了。
继续阅读“人活着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