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柳重堪教授的讲义时发现的

  “我不知道世人对我怎样看法,但是在我看来,我只不过像一个在海滨玩耍的孩子,偶尔拾到几颗美丽光滑的石子或贝壳,那浩瀚无涯的真理的大海,却还在我的前面未曾被发现。

                   ——牛顿”

  “我有非常多的思想,如果别人比我更加深入透彻地研究这些思想,并把他们心灵的美好创造和我的劳动结合起来,总有一天会有某些用处的。

                   ——莱布尼茨”

  老师总是应该讲一些做人的道理的。
  理性的光辉并不是只在书本上才能照得到的。

给开复学生网除虫

FlyChina
2005年12月13日

又一次阅读了开复学生网的所有文章,发现几个错误,希望网站管理员同志更正一下。

有人说,有些地方对文章大意没有什么影响,又不影响阅读,为什么要吹毛求疵地把标点符号错误都贴出来? 因为我意识到今后一段时间里开复学生网中的一些文章或者一些段落很可能被广泛地引用,有很大可能在许多Blog中或者专题新闻中出现。如果我们可以将最原始的版本修正的最正确、最完美,我想可以节约以后很多人的时间和精力去从事更有意义的工作,所以我选择了做。 以下是我发现的错误或者觉得不太正确的地方,如果有学习语文或者修研文学的同学请指正,也欢迎大家一起来找bug。

? Continue reading “给开复学生网除虫”

Daydream 白日梦

我竟然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在最最枯燥的文艺学理论的课堂上。

醒来之后发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我该如何为自己的走神来辩白?
我可以告诉你,我梦见了什么吗,老师?

那些比你的讲课要精彩一百倍的梦境。
快些,不然我自己都要开始遗忘。

是的,我记住了那么多无聊的名词,专业的术语,
却那么快的遗忘掉了一个七彩斑斓的白日梦;

我记住了你送给我的唱片,书籍,饰物,
却遗忘掉了你抱住我唱过的一首歌。

你曾为我抄下的满纸动人情话,
你为我别在发间的一朵菊,
以为那些都只是白日里的一场梦,
是在夏日的暑气和课堂沉闷的气氛中酝酿出来的一场好梦。
遗忘了,你才来问我信不信。

与谎话相比,
我还是相信童话,
梦总是可以做得如童话一样优美。

起码在做的时候,我是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