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有些什么

一定有些什么

不然草木怎么会生长

候鸟都会飞回故乡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不了解的……

成人仪式 高二终级 No.1

  最早听说“成人仪式”这个词儿是在一个叫做《恋爱物语》的电脑游戏中,当时被其中许多有趣儿的事情吸引,相比之下我们刚刚起步的就差得很多。

  单调、重复、落入俗套……居然请口若悬河者“做报告”,半个小时下来某不但同学,就连我的情绪都没有了……所以将苦心准备的发言稿历史浓缩净化,不到四分钟就完事儿。“真应该将我的发言提前”,突然抱怨起老郑来。

  但还该感谢老郑给了我这个机会,不过这也是我正取得,因被评上市优干,很高兴,但也背了不少饥荒。刚刚见过高三四的孟超,见面第一句就劈头盖脸地说:“我正找你呢!”煞有介事的表情下的我连忙问“啥事儿啊?”

  “请客吃饭啊…!”
  “…”
  “怎么?娶了老婆忘了娘啊!”
  “哪能?走,除去喝点儿去!”
  “喝点儿啥?”
  “西北风!~”
  “#%¥……%—·!”

  ……

  真应该聚一聚,就算我打工赚钱请客,见到李璐时这样想。

  孙晓颖与另一位同学,见到我时招招手“hi”,“hi”…不好意思把他的提议反馈答复给她。她让我请——一定请。

  市优秀学生干部,这个荣誉我很利益获得。别人对我的肯定,自己存在的意义。并继续努力坚持、不懈、不倦。全校同学面前的发言,机会难得。这次是为大家着想,心甘情愿才将昨晚声情并茂的压缩成今早的流水账(因为之前有位爷爷脱稿讲了半个小时),再有机会一定不会重演,如果还有机会。

  客,一定请,虽然有西北风,但不会仅仅是西北风。

  
继续阅读“成人仪式 高二终级 No.1”

贝阿提丝

黄小祯的版本:
[audio:http://luluya.do.am/music/beiatisi.mp3|autostart=yes|titles=贝阿提丝|artists=黄小祯]
品冠的版本:

贝阿提丝

作词:李格弟
作曲:陈建琪

  突然感觉某种奇怪忧郁,
  属于灰蓝加上浅绿。
  整个屋子冷得像水族箱,
  里面只有一只孤单的鱼。

  突然感觉某种无聊颓废,
  好像喝水也会喝醉。
  待在屋子里闷闷地写日记,
  日记里那条鱼游来游去。

  整个春天你的拥抱,
  让我像只温暖的猫。
  冬天来了你的离去,
  我又变回冷血的鱼。

  整个春天你的来去,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像水被鱼穿过自己缝合,
  像鱼感觉自己快乐过。

  可是为什么还是听见
  你喊我的名字?
  贝阿提斯 贝阿提斯…

  水滴般滴着的
  气泡般消失的名字,
  贝阿提丝 贝阿提丝

继续阅读“贝阿提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