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产品和推迟的发布时间

“是按时上一个不完美的产品,还是推迟发布时间,把所有工作做完,上一个完美但是延期的产品?”

加班时被问到这句。

“当然是推迟发布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领导会骂啊,而且那些小的bug其实真的没有多少人会用到甚至发现的啦…”

我笑笑,没再说。

推迟发布,是delay,会受到秩序的压力;但发布不完美的作品,由于外部因素的妥协,是miss,受到的是自己心灵上的谴责。

20年后回头看,delay真算不上什么,但miss,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

工作如是,生活亦是。

希望你不要嫁给年龄。

大脑只开发了不到10%,那它为什么那么大?

有研究说人类的大脑只有不到10%是真正被利用起来的,即便是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大脑也才用了三分之一。那么,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来看,用进废退,人类为什么会“超前”进化出一个大部分都用不到的大脑呢?

更新:看到知乎上的讨论: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790661。此问题得解。

在群体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如果一个人特别会搭配,在造型方面有一些优势,群体中的其他人就会在需要造型的时候参考他的意见。这时候如果另一个人要加入,群体会更接纳一个拥有新技能的人比如一个修电脑的,而不是再拥有另一个造型师。

所以人在群体中,与其说要找到自己的位置,不如说把自己的某一方面放大,给其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人有一种“啊,那种事找他就行了”的感觉。这样就不必去自己找位子,而是群体中的其他人会给你预设位置。以后这样的情形,群体都会想到你,接纳你,间接排斥其他有相同印象的人进入群体。

所以,当想融入一个群体时,要挖掘自己身上有的、他们目前缺少的,将这两个范围交叉就是你可以在这个群体中打造形象的关键。比如一名在女校的男教师,性别牌就应该好好打。

产品经理的抬头

中午见一哥们,给我介绍另外一朋友,这哥们和我以前一起做过事,所以介绍的时候给我加了许多抬头,印成名片估计长度跟标哥有一拼的那种。

我连忙说,别别别,我其实只是个产品经理。你这是捧杀了。

见的事情多了,往往知道自己渺小。以前做讲座准备PPT的时候,作者栏都巨长无比,恨不得把我在学校得的桥牌冠军也写上。这些年才慢慢知道那些非专业级别的抬头根本不值一提。

现在,面对产品经理这个抬头,我也不太喜欢用了,因为没做出过一款令自己满意的产品。我现在没有抬头,努力成为一名敢叫自己产品经理的产品经理。

爱因斯坦那么多伟大的理论,墓志铭上也才3个字母1个数字而已。史玉柱那么多大起大落过来的人,抬头不过“闲人二字。我岂能担当得起那么多形容词放在自己名字前面。

现在妄居“产品经理”四字,权当是激励自己向先贤看齐。

Why not Make Bigger Par Value RMB? | 为什么不发行更大面额的人民币?

茅于轼前几天发了一篇微博:

目前我国最大面额的钞票是100元,因为缺乏更大面额的钞票,带来了许多不便乃至相当大的经济损失,这些损失包括:查点钞票张数的劳动量比之面额500元的劳动量增加4倍,这尤其表现在银行系统的现钞管理中。携带和存放钞票占用的空间相应增大,这尤其增加了出门旅行和办理业务的不便,甚至增大了失盗被窃的危险。由于同样一笔交易量与500元大钞相比,使用钞票的数量增加了4倍,钞票磨损的数量也大大增加,从而加大了印制钞票的开销。这一笔开销由中央银行(人民银行)负担,最后间接地由百姓的税赋来承担。

我对此并不认同。

对于发行500元人民币的网上调查结果

Continue reading “Why not Make Bigger Par Value RMB? | 为什么不发行更大面额的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