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神学、信仰的我的看法

信仰,往低了说是个人崇拜,往高了说是神学,它都不是科学。如果一个人用科学的方法(比如逻辑)去推论、演绎神学,那么他根本就用错了方法。

我对这些宏大命题的理解有限,仅说说自己的想法:

1、神学,可以用哲学的方法来思考。

2、信仰的目的,最早是为了解释无法解释的现象,现在,对于不同层次的人,其可以体会的深度(让我们暂且用“悟性”来指代这种体会的深度)也不同。

3、悟性低的人,看山是山。信仰解决了人生最基本的三个问题,完整了三观,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少了困惑,人生大悟。

4、悟性中等的人,看山不是山。这篇文章的作者可能自以为在这个境界,其实是半吊子还没入门。他们遇到一些困惑,产生一些问题,参不透。有没有统一的认识和靠谱的老师,很苦闷。想解脱,却不能。建议静下心来,研读经典,对遇到的人和事多一丝思考,多一点敬畏。信仰除了可以开悟,还能帮你解决问题。

5、悟性高的人,看山还是山。见众生、见天地,最终还是见自己。把自己融入天地万物,和而不同。什么时候只需要事物依据客观规律自然行进,什么时候需要自己,时日几许,火候几分,已经完全可以因势利导、借力使力。什么时候“无为”,什么时候“成全”,尽在天时地利人和也。

知乎回答:http://www.zhihu.com/question/38518954/answer/95682164

为什么要强调专注?

手枪力量很大,子弹却那么小,只有这样,发射出去才能产生伤害。
电钻声音很大,钻头却那么尖,只有这样,开动起来才能破开墙壁。

所以,运动越练越专一,学问越读越细分。

人的力量很渺小,相对人类的历史的长河来说,一个人哪怕使出全力,也很难起涟漪。强调专注,让力量汇聚到一个点上,才能事半功倍。

所以,专注是因为力量不足,必须集力量于一点,才有可能做成某一件事。

智囊团141220

话题1:
1、女乘客强制他人不允许下车是不对的,乘客或者说公民没有执法权利,我觉得可以打电话报警并让警察出面,或者调节,暂时不让其他人下车,直到警察到来;
2、其他人想下车,可以私下调节,搜查后认为排除嫌疑即可离去;
3、对于急着要走但又不配合搜查的人,在警察来之前,其他乘客无权禁止其离开,在警察来之后,可以由警察出面调节,调节不成的,施主可要求警察带到警察局进一步调查。但由于民事案件复杂的社会背景和不同地域民风的不同,可能会出现:a)拳头说话,谁有武力谁有话语权,比如我大东北,被打趴下的无条件配合;b)争吵不休,俩人一直吵到流干最后一滴唾沫,比如魔都,最后大家都耽误事,事情得不到解决;c)找居间人调节,这个居间人可以是其他乘客、司机、警察,但结果无非就是一方妥协;
4、警察在极端情况下为了破案有权利将嫌疑人带到派出所审问,还可以短暂拘留,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没必要全部带去吧,但警察是有“权利”这样做的,究竟做不做,警察来判断,起码应该是“无法自证清白的,带去”;
5、关于抓小偷和保护乘客人身权哪个重要的问题,我觉得没有标准答案,可以作为大学辩论赛的辩题。因为这中间有个度的问题:a)施主方面,丢的是手机可能几千块钱还好,如果是丢的是装了50万现金的纸袋,是给老妈看病的手术费,乡亲们砸锅卖铁才凑来的,没找到之前你想不搜查先下车,让不让你下?b)乘客方面:丢的是手机还比较大,好搜,如果是蒂凡尼的2克拉钻戒,搜身可以走,搜到什么程度?翻包还好,异性搜身可不可以?摸到什么程度?…这种问题要根据很多因素综合考虑,只能在执法过程中根据具体情况判断。

继续阅读“智囊团141220”

完美的产品和推迟的发布时间

“是按时上一个不完美的产品,还是推迟发布时间,把所有工作做完,上一个完美但是延期的产品?”

加班时被问到这句。

“当然是推迟发布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领导会骂啊,而且那些小的bug其实真的没有多少人会用到甚至发现的啦…”

我笑笑,没再说。

推迟发布,是delay,会受到秩序的压力;但发布不完美的作品,由于外部因素的妥协,是miss,受到的是自己心灵上的谴责。

20年后回头看,delay真算不上什么,但miss,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

工作如是,生活亦是。

希望你不要嫁给年龄。

大脑只开发了不到10%,那它为什么那么大?

有研究说人类的大脑只有不到10%是真正被利用起来的,即便是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大脑也才用了三分之一。那么,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观点来看,用进废退,人类为什么会“超前”进化出一个大部分都用不到的大脑呢?

更新:看到知乎上的讨论: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790661。此问题得解。

在群体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如果一个人特别会搭配,在造型方面有一些优势,群体中的其他人就会在需要造型的时候参考他的意见。这时候如果另一个人要加入,群体会更接纳一个拥有新技能的人比如一个修电脑的,而不是再拥有另一个造型师。

所以人在群体中,与其说要找到自己的位置,不如说把自己的某一方面放大,给其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人有一种“啊,那种事找他就行了”的感觉。这样就不必去自己找位子,而是群体中的其他人会给你预设位置。以后这样的情形,群体都会想到你,接纳你,间接排斥其他有相同印象的人进入群体。

所以,当想融入一个群体时,要挖掘自己身上有的、他们目前缺少的,将这两个范围交叉就是你可以在这个群体中打造形象的关键。比如一名在女校的男教师,性别牌就应该好好打。

产品经理的抬头

中午见一哥们,给我介绍另外一朋友,这哥们和我以前一起做过事,所以介绍的时候给我加了许多抬头,印成名片估计长度跟标哥有一拼的那种。

我连忙说,别别别,我其实只是个产品经理。你这是捧杀了。

见的事情多了,往往知道自己渺小。以前做讲座准备PPT的时候,作者栏都巨长无比,恨不得把我在学校得的桥牌冠军也写上。这些年才慢慢知道那些非专业级别的抬头根本不值一提。

现在,面对产品经理这个抬头,我也不太喜欢用了,因为没做出过一款令自己满意的产品。我现在没有抬头,努力成为一名敢叫自己产品经理的产品经理。

爱因斯坦那么多伟大的理论,墓志铭上也才3个字母1个数字而已。史玉柱那么多大起大落过来的人,抬头不过“闲人二字。我岂能担当得起那么多形容词放在自己名字前面。

现在妄居“产品经理”四字,权当是激励自己向先贤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