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LOMO的一些事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我一直希望人生中能不时碰到这样的际遇,那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宁静淡泊,没有一切世俗杂念的围绕,以一种精神上的恋爱陶醉在片刻的思想中。我愿意被这样的情绪笼罩和感染,淡淡地、莫名地,似乎感觉不到身体中有一种液体在流动。每当这样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电影中那些多以慢镜头、黑白处理加旧电视效果、多次不同角度摇镜头的方式表达的场景。

  我一直想LOMO也正因为此,心中真实的情感无法通过纸笔诉诸笔端,我愿意用图片、用音乐、用动画、用电影表现,我希望大家能够同我一样在改造世界的同时感受生活带给我们的最原始的感动,记录下来,一起分享。

关于LOMO

本来昨天想写的,但是多玩了一把魔兽争霸3,给忘了,所以今天补上。幸好我的记忆还不失清晰。

昨天沿着南湖公园从学校西门向北门走的路上,我在南湖已经干涸的河床边上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景色:对岸曾经是摆放游船的地方因为公园的没落、河水的断流、冬天的来临再加上当时天色渐暗而显得萧条、没落和沧桑。四、五只鸭型船和十余支普通划船一排却斜斜的摆放在那里,零乱但不失规律。

泊船处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于昔日湖心餐厅式的建筑,我可以想象出它昔日的辉煌:整个建筑的彩绘就像一个大型的旋转木马,涂漆鲜艳而明快;半个身体错出岸边,浮在湖水上;里面不时传出悦耳的歌声和喧闹声……

湖中央还有一片不大的水洼,清晰地倒映着岸边的小船,那景象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是一种我不知如何表述,以至于你只有亲身见到了,有相同的感受,才能体会到美丽。我的记忆只定格在那一刹那,也许是夕阳的缘故,我被深深吸引,驻足不前。 Continue reading “关于LO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