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与擦边球

上几周上海5G是在健硕的场子开的。

百姓网的办公室很特别,进门之后先是一个占据两层高度的大客厅,客厅中央摆着一个乒乓球案子,然后两侧才是办公场地。要不是来这的人都是西装革履,真以为走进了体育馆。

向右手边走,走过会议室和办公区之后,路的尽头是一处半封闭的三角形露天阳台,可以看到整个交大徐汇校区。

就在这个十八楼,几周来产生许许多多令我赞许和鄙视的想法。

——————————————-

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公司。比如史玉柱,无论他做保健还是网游,都很特立独行,虽遭人诟病,但并不妨碍他的成功。

再比如51和蚂蚁,如果你花时间仔细体会一下,这些网站由最初的满足青年男女的互相YY,已经悄然向劲舞团方向发展,变成披着羊皮的、道貌岸然的、不受法律约束的一夜情滥交供需平台。

当然,这也许并不是这些CEO们刻意引领的,不过他们的确是笑着看着P/V上升,而将道德标准放到次一级位置而不作为的。

或者,他们利用各种手段,标榜上新技术新概念,把这些好像用户一样的青年引向道德堕落边缘,把这种好像需求一样的欲望转换成金钱。是的,他没有给你指阳关道,他只是在路的两旁钉上方向唯一的栅栏,标上路标,隐去“堕落”,上书“天堂”。

——————————————-

游走在看似蓝海的灰色地带,可想象如履薄冰的滋味。他们不愧是高手,手拿天秤脚踩独木桥。

如果能很艺术的掌控,规避法律风险,我虽不认同他们的做法,但至少在法律体系完善之前,他们看起来是高明的。因为他们的确满足了“用户”的“需求”。

就好比这乒乓球,打出擦边球对手没接到,也是得分的,只是观众会少了很多精彩的镜头可看。

继续阅读“灰色地带与擦边球”

我说我怎么老打喷嚏

标题党的原因,有人在背后嘀咕我。

每次打喷嚏,都会习惯性地google和baidu下自己的名字和alias。我自认为这是个不打扰别人,但又能减轻自己痛苦的好习惯。所以我坚持。

有人几次三番的谢谢我,我受不了。感谢的话,要当面说,指责的话,要不就藏在心里,要不就干脆不说。

但愿几天之后的紧急关头,没人给我找麻烦。

我不怕麻烦,我怕找麻烦!

就不告诉你

我是一条小青龙 小青龙 小青龙

我有许多小秘密 小秘密 小秘密

我有许多地秘密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P
北极熊吐舌头

Wineglass to the Moon, No One to Be Boon 金樽空对月 无处话凄凉

满月。
新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感觉处处不对劲。
原本激动不已的心情,被习惯安逸的身体,深深地拖入疲惫的境地。
忙碌,需要不停地有意识地深呼吸。脑里经常一片空白。这不是我需要的状态。
居然有一丝后悔的念头。
羡慕高薪的生活,我也一直以此为追求,但真正到了这份天地,却忽然觉得之前的努力都化成了泡影。
有钱并不能换来快乐,这是谁说的,这么正确。
不过保持自我的信念,继续努力地走下去,在到达终点之前,就这么不妥协、不放弃,一定还会发现什么的吧!
听着林海的《远方的寂静》看着苏轼的《江城子》,忽然也莫名地开始怀念可以被称之为“从前”的时光,也差点跟着泪千行。
寂寞使人变态,我还是出门去找找状态吧。
… …
但愿一轮明月,能使满园生辉。


I want to be the man
that changed everything.
The man that made a difference.
The man that gave you a story to t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