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的奇迹

image

今日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依旧平静,却又有些激动。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人工智能在围棋上战胜人类最顶尖选手,这是一个新时代篇章被开启的标志,是一个出乎所有围棋界专业人士意料,而又是被互联网科技界押宝而乐得看到的结果。

记得我小的时候,经常在仲夏夜晚,坐在爸爸自行车后座上,到一个很破旧的四合院里听棋。慢慢培养出了兴趣,以至于时至今日也经常会跟三五好友相约手谈。

作为一个从高中以来一直笃信算法的人,我深信机器终将会替代它可取代的一切,但对于围棋,我始终抱有敬畏之心。不仅是因为围棋那亿变兆化的下法,更是想有一丝私心地不想让算法强过人类,以彰显人类智慧的高贵和不可取代。

我几乎以为我有生之年不会见到的,而如今,它发生了。这让我对AI的发展产生了更大的信仰:没有例外地,可以被机器取代的,都会在我有生之年发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活两年,亲眼见证。正如今天发生的一切。

那些曾说机器弹不出好琴、下不了好棋、写不了好书、画不出好画的人们,最终只能像今天的我一样,玩起了“干瞪眼”。

而那些仍然活在旧时代的人们,我想问候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