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团141220

话题1:
1、女乘客强制他人不允许下车是不对的,乘客或者说公民没有执法权利,我觉得可以打电话报警并让警察出面,或者调节,暂时不让其他人下车,直到警察到来;
2、其他人想下车,可以私下调节,搜查后认为排除嫌疑即可离去;
3、对于急着要走但又不配合搜查的人,在警察来之前,其他乘客无权禁止其离开,在警察来之后,可以由警察出面调节,调节不成的,施主可要求警察带到警察局进一步调查。但由于民事案件复杂的社会背景和不同地域民风的不同,可能会出现:a)拳头说话,谁有武力谁有话语权,比如我大东北,被打趴下的无条件配合;b)争吵不休,俩人一直吵到流干最后一滴唾沫,比如魔都,最后大家都耽误事,事情得不到解决;c)找居间人调节,这个居间人可以是其他乘客、司机、警察,但结果无非就是一方妥协;
4、警察在极端情况下为了破案有权利将嫌疑人带到派出所审问,还可以短暂拘留,这个没什么问题,但没必要全部带去吧,但警察是有“权利”这样做的,究竟做不做,警察来判断,起码应该是“无法自证清白的,带去”;
5、关于抓小偷和保护乘客人身权哪个重要的问题,我觉得没有标准答案,可以作为大学辩论赛的辩题。因为这中间有个度的问题:a)施主方面,丢的是手机可能几千块钱还好,如果是丢的是装了50万现金的纸袋,是给老妈看病的手术费,乡亲们砸锅卖铁才凑来的,没找到之前你想不搜查先下车,让不让你下?b)乘客方面:丢的是手机还比较大,好搜,如果是蒂凡尼的2克拉钻戒,搜身可以走,搜到什么程度?翻包还好,异性搜身可不可以?摸到什么程度?…这种问题要根据很多因素综合考虑,只能在执法过程中根据具体情况判断。

话题2:
在外面,没来得及看其他背景讯息,就已经知道的消息可以判断,阿文的行为影响其他同学和学校秩序在先,应该采取一定手段解决这个问题。从这个观点出发,对阿文采取一定措施是维护其他学生权益的必要手段,在这一点上,阿文的权利我个人觉得应该放在其他学生后面,保障其他学生权益在先,不过这个观点我还需要再斟酌一下。
在这里我想呼吁一下对自闭症人群,尤其是儿童的关爱,我因为参加过一个自闭症儿童关爱基金会,和下面的NGO接触过一些患有不同程度自闭症、抑郁症的小朋友和青少年,他们处在一个我们不曾理解的世界里,很多都是某方面的天才。有一个12岁的小姑娘可以将平时看到的某个场景画下来,保留了让常人无法想象令人发指的细节,记得我带她去游乐园,她回来画了一幅我们在摩天轮上俯瞰游乐园的画,除了场景再现之外,她居然画出了下面某个售卖亭子上挂的玩具的包装,完整再现。
我觉得小文的家人可以找这样提供无偿帮助的基金会,咨询一下相关问题。

话题3:
监听老师这是很好的一个案例,它反映了科技的进步给传统的社会秩序和伦理关系提出了新的课题和挑战。
具体分析留给专家。我先武断的说我的结论:1、个人隐私会被科技的发展无限制地刷新下限,法律等强制手段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但最终人类会“承受着损失个人隐私的痛,同时享受着它换来的好处”,比如前两天支付宝十周年的时候,推出了秀账单的功能,支付宝的用户可以看自己这十年一共消费了多少,并且可以和朋友比赛排名,这一个小小的功能,其实已经暴露了你在支付宝消费了多少钱,这就是个人隐私的暴露,很多人为此对支付宝不满。
现在只要你上网,无时无刻在暴露自己的隐私,比如你在百度搜索一个减肥,百度可以知道你曾经搜索过这个关键词,并且在你浏览其它含有百度联盟广告的网站时,给你推荐各种减肥药。再比如你在淘宝浏览过一件衣服,那么它在其他地方也会给你推荐类似的衣服。
现在热门的“大数据”的应用中有一项就是对个人行为数据的分析,从而判断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打车的时候可以看这个司机历史的接单情况,银行可以根据你以往的消费情况给你提供贷款,等等。
回到案例上,新科技的发展对人们的工作、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真正做到了“若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现在这种监控其实对于生活在大众城市的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基本主要街道和公共场所都会被当局的监控摄像头覆盖。
这样一来好处是可以要求那些“拉一拉就上来,推一推就下去”的可塑性强的人,强迫他们成为一个被拉上来的人。就像一个聪明淘气的小朋友,他不好好学习,你安排一个气场强大的学霸小美眉坐他同桌,他就会好好学习,你要是安排一个小混子同桌,他就成为一个小混子一样。
坏处就是不断侵犯个人隐私,不断被秀下限,直到人们能从这些下限反思自己。因为这些下限,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们人性的阴暗面,被监控者如是,监控者也如是。从这个层面上,我更感谢能够目击到这些事情的发生,成为一个目击者。

后补充:

对了,那天你说那个监控摄像头的事儿,你说会对你造成压力导致教学质量下降。

其实我觉得你得适应这种情况,为什么?

就像习总书记说的,科技的这种趋势,会让人们的生活形成一种所谓的“新的常态”,

就是说你一定要去适应这种变化,不能固步自封,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山吃山,没山独立。你不是看过反脆弱了么,要形成这种“反脆弱”的能力。

这也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进化了,不过这种进化不是生物层面,而是社会层面的,是人类为了适应科技进化而做出的自我调整。

调整成功的,那么可以继续工作,不想调整或者调整不成功的,只能被淘汰或者坐着做别的。

所以,我觉得,你要积极面对这种,所谓被监控下的工作和生活,其实你可以换一个词儿,不叫它监控,而是像拍电影或者真人秀一样,一直有人看你表演,要在人前表现出更好的一面,我觉得这样去面对,用一种积极的心态,才是一个好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