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刚到上海的时光 – 住

刚到上海时候,我住在青年旅社中,刚去的时候找了最便宜的40元/床位/天。后来因为跟青旅的工作人员混熟了,他们告诉我通过持会员卡网上预订可以打9折,而且价格也会变成20元/床位/天,我为此特意申请了一张支持外币支付的信用卡,这样每天的床位费是18元。在那里住了多半年,直到这家青旅要装修翻新,才不得已搬出来。

那家青旅叫Summer Hostel,我刚到的时候甚至分不清hostelhotel,因为也不注意观察,所以一直以为是Summer Hotel,直到里面的服务生告诉我两者的不同。Hotel是大酒店,提供各种服务的;Hostel是小旅馆,都是自助的,可以这么简单区分。hotel里面大多数是商务出行的人,而hostel里大部分是背包客。这也造成青旅里面的旅客大家走的很近,我在里面认识了很多外国朋友,我的英语水平也在这里突飞猛进。

我当时住的房间号是3307,是消防通道改装而成的一个房间,因为不是标准的房间,所以收费也更低。不过因为没有窗子,只能靠一个换气口通风,室内空气不是很好。我经常在common room和前台大堂之前消磨时光,这里也是其他游客经常经过或者休息聊天的地方,所以在这里经常会有故事发生。比如,一个英国人教我做他们真正的汉堡包,其实就是买些黄瓜、西红柿、生菜叶子、奶酪夹在面包片中,一点都没有肯德基的好吃。另外有一个美国留学生,经常在common room中拿着她的笔记本电脑看中国电影,我问她你是在学习中文么?她却说她在做研究生课题,目的是研究中国电影中有多少人吸烟。还有两个荷兰人,教我玩他们家族流行的纸牌游戏。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认识了一位法国朋友,叫Sam。他要学习中文,所以我经常教他一些课本上没有的中文知识。而他的英文也不太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跟native language人讲英语的时候词不达意的担心。两个人中文、法文、英文、哑语一起上,来表达意思,不亦乐乎。他临走之时,送了我一瓶红葡萄酒,这也是我第一次喝纯正的法国葡萄酒,当时还真是小资了一把。以后每年他来上海,我们都会见面。几年交情下来,竟成为异乡好友。

 
 
 

还有一位朋友,叫Annelies,是比利时人。她是我来到上海认识的第一位外国朋友,还是一个女生。因为当时我住的房间时mix room(也就是男女混住的,价格比较便宜),她来的时候我也刚到,她跟我说“hi”的时候,我甚至脑袋里没什么反应应该怎么跟她打招呼。但后来我慢慢习惯了以英语为基础的思考,也就慢慢交流起来。第二天当她准备出发的时候,我问她是不是要去旅游转转,她回答是的,我当时也没什么事就问她,那我跟你一起去么?而她也很大方的说sure(没问题),我们就一起去逛上海。这也是我第一次约外国美眉,竟然就成了。我至今仍保持着约外国美眉100%成功的辉煌纪录

整整一天,从人民广场出发,逛了上海博物馆,老城区,在城隍庙我请她吃的日本拉面。下午一起去的浦东,傍晚时分上东方明珠,天黑后逛外滩。晚餐她居然带我去吃外滩三号(后来经查,是望江阁)。当时因为对上海没什么概念,觉得上海就应该是这样样子的,后来听在上海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先生对我说他一辈子都没去过外滩三号,我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概念。只不过当时觉得几百欧元的法国菜没什么好吃的,真不如猪肉炖粉条来一锅的爽快。不过也算开开眼,见过世面了。

 

Annelies现在常驻在云南,前一阵子云南干旱,她在Gtalk签名档中说only 5min of rain,我还安慰她“聊胜于无”。有机会的话,要去见见。

还有一位叫Faye Por的美国小萝莉,志向是当个护士,我真羡慕她们在16、7岁就可以周游世界。而我在16、7岁的时候连外面是什么样子这样的问题,都根本未曾去想过。

“忆刚到上海的时光 – 住”的2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